蠢子幺

小幺我吃多cp(全职,魔道……)
文中穿越的妹子几乎都是以自己为原型的(不要脸)咳咳
因为我的梦想就是让他们都有一个幸福的好结局(亲自上阵)
当然也有不穿的小段子和短篇文
不是什么好的写手文笔也很渣
叫我小幺或者幺儿都可以
谢谢大家的喜欢(鞠躬)
能有粉丝我真的很幸运(来个啾)
不定时更新反正绝对不会弃的
差不多一星期两篇的节奏吧(努力)

晓薛牌学步车开始贩卖了!上(r18)

黑化道长囚禁梗
OOC注意!
链接发评论


话说上一篇文
辣么多人都喜欢看热闹啊
不把这热闹写下去我真对不起你们了
那个啥……我就对不起了你们能把我咋地吧(翘起二郎腿)
想不粗来呀……
我能坑吗(可怜兮兮)
好的既然你们同意了那我就坑了
连同那个预告一起
康桑密达~

脑洞小短篇

OOC
我已经死了
好累
想开车来着
研究了半天超链接
我可能是个废吧
没有灵感
随便写写敷衍一下大家






















薛洋(认真):瑶瑶我问你个问题
金光瑶(玩手机):说
薛洋:你说小爷我这么帅要是有人对我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金光瑶:噗
薛洋:……我还没说完呢
金光瑶:你继续继续
薛洋:要是有人对我有什么不好的想法我是带套呢还是带刀呢?
金光瑶: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呀,我的肚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想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二哥!
薛洋:你过分了啊……
金光瑶(一手擦眼角的眼泪一手拍着薛洋的肩):你想多了,像你这种流氓,带着微笑就好
薛洋:……mmp



小时候
金光瑶和薛洋面对面在同一张床上午睡
金光瑶:……成美你转过去
薛洋:为什么?
金光瑶:你转过去就行了
薛洋:凭什么我转?
金光瑶:那好,我转
长大后
薛洋想起这事问金光瑶:那时候干嘛非要转身
金光瑶:你小时候太丑了,我吓得睡不着觉
薛洋:……我tm……
金光瑶(眯眼睛):嗯?
薛洋(狗腿):没事!小矮子你饿吗?渴不渴?来来来,给你水
目睹一切的魏无羡:啧啧啧,太惨了
江澄:你还有闲心管别人?
魏无羡(摊手):至少我以前是惹麻烦而且不会被收拾的那个(嚣张)
江.不但要收拾魏无羡闯的祸还要背锅.澄(默默拿出紫电)
魏无羡:……师妹你冷静一点……






薛洋(电话):在哪儿呢?出来玩啊,走撸串去!
金光瑶(电话):sorry,您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你给我滚犊子
薛洋(电话):……蓝曦臣也在
金光瑶(电话):寝室楼下等我3分钟
薛洋(挂掉电话)'AA制又不用出钱了,我真是个小机灵鬼'






那是在很久很久之后的一天……其实也不是很久啦
在蓝曦臣他们刚到现代的时候
那是天天看薛洋和金光瑶秀恩爱
看得蓝曦臣和晓星尘心里一抽一抽地疼
本来以为自己和自己老婆没希望的时候
出去溜达了一圈……发现好像大部分女孩子相处模式都是这种哈……(奇怪我为什么要说女孩子)
不过还是被虐的心疼
看着自己老婆对别人撒娇
薛洋(风风火火地跑来):小矮子小矮子!
金光瑶(擦擦薛洋额头的汗):怎么了?
薛洋(举着海报):我家哥哥要到这儿来开演唱会了!(眼睛亮晶晶的)
金光瑶(笑):好~到时候一定在最前排~
薛洋(猛扑):小矮子你最好了!
金光瑶(接住):别这样扑过来
魏无羡(拍拍晓星尘的肩):唉……小师叔你……加油吧
对手差距有点大
金光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有钱有势.宠着.性格温柔(?).共患难)
级别太高了……

看着自己老婆宠着别人
吃饭时
薛洋:小矮子,啊~
金光瑶(无奈的投喂):你手又不是废了
薛洋:小矮子喂的更好吃嘛
金光瑶(摇头):成美真是……又不是小孩子了
薛洋(扑进金光瑶怀里):嘿嘿嘿,我还小的啦
金光瑶(揉揉头):那我们的薛大爷今年几岁了呀
薛洋:三岁了哦
饭桌其他人:(=_=)
魏无羡:比我秀得还厉害
蓝忘机(投喂):吃
魏无羡:蓝二哥哥最好啦~
江澄:作为一个(伪)直男我觉得身心不适
蓝曦臣:阿瑶……阿瑶……阿瑶……阿瑶……
魏无羡:大哥你这样很恐怖的
嗯,这边级别也一样啊
薛洋(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地区恶霸.护着.只对你一人撒娇.共患难)

魏无羡:虽然很对不起大哥和小师叔……但这事真的有趣!这热闹我喜欢!!!









说声道歉

我本来是想更文的
结果我发现……拖更太久我忘了我要更什么了
所以……
劳资不更了
潇洒快活去了!
拜拜!

论双花之间的感情(恶友向)后续

ooc
那个,父母是自创的
不喜误入
感觉我高产了?
我要高冷一点






饭桌上沉默一片
气氛十分尴尬
在薛妈妈/金妈妈的威慑下,薛爸爸和金爸爸连口大气都不敢喘
事情还得追溯到几个小时前
薛洋和金光瑶放学的时候,被常慈安带着一堆人马给堵在了操场的一个小角落
正当两人准备硬抗时
操场的上方出现一架直升飞机和一个熟悉的声音
金爸爸:下面的那一群傻逼还不快放开我儿子!
薛洋:那貌似是你爸?
金光瑶:……不,我不认识他
随着直升机落下,一群黑衣保镖也很给面子的突然出现,抓住了常慈安他们
从驾驶座上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
他嘴角挂着一丝笑,摘下墨镜,邪气的长相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沧桑,是时下小女生最喜欢的一类
薛爸爸:哟,好久不见啊
薛洋:你谁?不认识
……………………
薛爸爸:你爸……
薛洋:哦
……………………
很快这沉寂的气氛就被打破了
一个人影飞奔过来
金爸爸:阿~瑶~
金光瑶(被吓得一颤):噫
就在金爸爸要扑上金光瑶时薛洋眼疾手快一拉,将金光瑶扯入了自己的怀里
扑了个空的金爸爸:…………
金爸爸(眼神交流):老薛,你这方法不靠谱啊,我怎么没看见阿瑶和我亲近
薛爸爸(眼神交流):慢慢来,英雄救美不行就温水煮青蛙,总能成
被忽视的常慈安想要找存在感了:喂!你们……
才刚开口便被薛父和金父一个眼神吓回去了
真怂包!
(常慈安:你行你上啊,他俩的眼神就想要把我切成段油炸了之后喂狗……)
面对常慈安的凶神恶煞到薛洋,金光瑶这边就立刻春暖花开起来
金爸爸(人贩子口气):嘿嘿嘿……阿洋阿瑶啊,今天回家吃饭啊
薛爸爸(捂脸):没眼看……
薛洋/金光瑶:我可以拒绝吗?
金爸爸:那个,你哥也回来了,你们好久不见了可以聚聚
金光瑶有一哥哥金子轩,但是因为同父异母,而且年龄差距也比较大再加上金子轩是个傲娇,所以不怎么亲密
可以说想用大儿子来套小儿子的金爸爸不仅失败了,还拉低了本来就已经是负数了的印象分
金光瑶(冷漠):不用了,我改天会和他联络的
薛爸爸在金爸爸搞不定,叹了口气,准备使出杀手锏:阿洋,门口的那家糖果店我买下来了
(潜台词:只要你和我回家吃饭这店就是你的了)
薛洋:成交!小矮子我们走!
金光瑶:???薛成美你骨气呢?
薛洋(摊手):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有那种东西
金光瑶:……劳资下次再管你我就是猪
薛洋:好的,佩奇
此时此刻正怀着一个亲近儿子心的薛父金父并没有想到几个小时后他们会迎来什么消息
在双方的沙雕父亲为了去谁家吃而争论了半个小时还差点打起来后
终于决定……去金子轩家吃!!
金子轩:???我……
金光瑶:哥,打扰了
薛洋:哎哟,孔雀好久不见嘛
金子轩:瑶弟不用客气……我可以把后面那个人赶出去吗?
金光瑶:恐怕不行的呢
金子轩:哦,真遗憾
薛洋:……孔雀你这么讨厌你薛爷爷我啊
金子轩'果然还是赶出去好了'
饭桌上,两方父亲可以说是在尽全力讨好自己崽了
金爸爸:来,阿瑶吃这个糖醋小排,特别好吃!
金妈妈:那当然也不看看谁做的
金光瑶:谢谢父亲(转头投喂薛洋)成美,来
薛洋:啊呜~真好吃!
金妈妈(和蔼的笑):喜欢就多吃点,来来来(将盘子放到薛洋面前)
薛洋(乖巧):谢谢阿姨
金爸爸(投喂儿子失败):……
薛爸爸(嘲笑):哈哈哈哈,来,阿洋这个糖醋鱼也很好吃的
薛洋:哦,小矮子来~啊~
金光瑶:啊呜,嗯,是挺好吃的
薛妈妈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薛爸爸:……那是我特别去了刺给阿洋的……
金爸爸(毫不留情的嘲笑):你也不怎么样嘛,啊哈哈哈哈哈哈
坐在饭桌角落围观这一大戏的金子轩
'等等……瑶弟和那小混蛋的相处方式怎么这么像某两个人?'
在经过多次投喂失败和被迫吃狗粮后
两方父亲终于忍不住了
金爸爸:为什么你家小子总是喜欢赖着我家阿瑶?!
薛爸爸:这事我还想问你呢?你们家小伙就不能离我家阿洋远一点吗?!
看着两人争吵的薛洋和金光瑶,正在犹豫要不要出劝架的金子轩,还有怒火快压制不住的金妈妈,薛妈妈
金光瑶(突然出声):父亲
金爸爸(一秒变脸):阿瑶~有什么事
金光瑶:是有一件事想告诉你们
金爸爸:嗯嗯,说吧说吧
金光瑶转身就和薛洋来了个法式热吻
薛洋:唔……哈啊……瑶瑶……
金光瑶(抛下炸弹):我和成美在一起了
金爸爸/薛爸爸:啥!
金子轩(恍然大悟)'我就说怎么这么眼熟,这不就是魏无羡和蓝忘机的日常互动吗?'
薛爸爸:不行!我不会同意的!
金爸爸:你们俩必须分开!
金光瑶:我知道你们不会同意但是也没有什么用,父亲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父亲了,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也只好就这样断绝我们之间的关系的
薛洋(翘着二郎腿):是的~糟老头子我可不怕你
实在忍无可忍的薛妈妈一掌向桌子:够了!都给我闭嘴!
金妈妈也忍不住了:谁要是再敢插嘴试试看!
于是事情就变成了开头的那样
薛妈妈:有什么事好好说不行吗?非要那么大声?!我还没发话呢你真把自己当个主了!(转向金光瑶和薛洋)还有你们别动不动就拿断绝关系来说!没你们传宗接代又不是不行了,非得闹到这地步吗?!
金妈妈:这不还有子轩吗?
金爸爸(忍不住插嘴):但是他个死傲娇死活不承认喜欢别人江姑娘啊……
金子轩:喵喵喵?我……无话可说
金妈妈:阿瑶,阿洋你们先回楼上你们的房间去,我们现在要和这两人好好谈谈!(向金爸爸飞去一记眼刀)
薛妈妈举起了拳头
金爸爸和薛爸爸颤抖了一下
薛洋还有点迟疑,金光瑶却淡定地拉着他的手上楼
楼上房间内
薛洋:小矮子,今天怎么这么突然?
金光瑶:早就该说了
薛洋:哦……我不信
金光瑶(凑近):不信也得信
薛洋(揽住腰):小矮子~
金光瑶(失笑着弹额头):怎么这么爱撒娇?
薛洋:只属于小矮子的撒娇,喜欢不喜欢?
金光瑶(揉头):乖
薛洋抬起头与金光瑶交换了一个吻
无论最后结果如何
我都不会与你分开
你是我的唯一也是永恒








小番外
寒风吹过
常慈安打了个喷嚏
他此时和他的一帮人马被绑在操场上
四周环绕着几条狗
超级凶的那种
只要常慈安他们动一下就一副要立刻冲上去咬死他们的节奏
常慈安(欲哭无泪):我错了,我想回家





预告!我还是想写魔道众人穿越到现代遇上洋洋和瑶咪的

放个小小的片段
我真的特别喜欢这样的场景
最近被群里一群对戏的给虐到了
所以……我要虐蓝大和道长!










蓝曦臣他们一进来便看到了这一副景象
金光瑶坐在大树下,腿上枕着已经睡着的薛洋
他轻柔着哼着歌,一只手慢慢地抚着薛洋的头发
薛洋在睡梦中呢喃着"小矮子……"
金光瑶看向薛洋的目光格外宠溺
阳光穿透树叶,落下星星点点的光芒
透在他们身上,显得这副画面格外梦幻
蓝曦臣从未见过金光瑶这副样子
他一直都是礼貌而疏离的
'不……不对!'
蓝曦臣脑中突然划过一副画面
在很久很久以前
阿瑶也曾那么温柔地看过他
可惜后来越来越黯淡直接完全熄灭
一瞬间
蓝曦臣的心脏剧烈地疼痛了起来
他好像失去了最为宝贵的东西……

尸毒粉和降灾的自白

ooc
私设众多
与原著不付
懒得说
就当私设了吧
安心看文去
别跟我歪歪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
我是尸毒粉
嗯,就是薛洋的那个尸毒粉
在我的傻主人被瑶咪"清理门户"后我便一直跟着瑶咪
直到瑶咪被蓝曦臣弄死……
我:???我该怎么办?
气急了的我无视了瑶咪留下的"去找成美"的遗言
怒气凶凶的就去蓝家报仇
结果被差点被蓝老师傅杀了还是蓝曦臣救了我一命
…………耻辱
不甘心的我又准备卷土重来去蓝家放火
然后这次真的被杀了
我:为什么?!为什么蓝曦臣不在,在的偏偏是蓝忘机?!
在死后的黄泉路上我一直很后悔
早知道就去找傻主人了
至少他比我能打
悲伤(ノಥ益ಥ)
然后我看见路边有两个傻逼坐在地上干些什么
他们回头了
瑶咪?!洋洋?!
不对,为什么洋洋你也死了啊……
薛洋:往事不要再提了……粉粉啊……
金光瑶(举起手中的扑克):斗地主吗?一直开火车腻了
玛德,劳资为你们报仇你们竟然在地府打扑克!!
我很有骨气的说了一声
"玩金花!"






大家好
我叫降灾
嗯,就是那个降灾
在我的主人死之后我本来想去找我的小伙伴粉粉的
可是当我找到他时发现他也死了
悲痛欲绝的我准备为他报仇!
然后我就偷走了蓝家所有的纸
蹲坑中的魏无羡:纸呢?纸嘞?!
孤身一人不知道去哪儿的我十分的迷茫
义城内
小贩:快跑!那个每天吃东西不给钱的混账又来了!
我真的十分无辜
我只是一把剑,我能做什么呢?
我又不像粉粉那样脑子不清醒,一包粉还去杀人放火
杀人放火也就算了
杀的还是蓝曦臣,烧的还是姑苏蓝家
蠢透了
(尸毒粉:你信不信我一尸毒粉弄死你
我:对不起我是一把剑毒不死)
在我霸王的威名越搞越大时……
卧槽,那个宋山风竟然带着晓星尘和瞎子回来了
然后我就被宋山风解决了
妈的
劳资还什么都没说呢
上了黄泉路后
我看见三个傻逼在那儿打金花
去你妈的
我天天过得那么"辛苦"你们居然这么悠闲
我跑过去很有气势的说了一句
"三缺一满了,咱们打麻将吧"








当你带你的'闺蜜'去见你的男朋友

ooc
累的没办法唠嗑







薛洋场合
蓝曦臣(递):阿瑶,水
薛洋(抢过):咕噜咕噜……噗……咳咳
金光瑶(递纸拍背):成美你慢点喝
蓝曦臣:……我忍

蓝曦臣(递):阿瑶,虾
薛洋(抢过):小矮子,酱油呢?
金光瑶(递):没加香菜的,安心吃吧
蓝曦臣:……冷静

蓝曦臣:阿瑶,我有……
薛洋:咳咳,小矮子,水!
金光瑶(递):又没人抢你的,真是……
蓝曦臣:……我有东西想送你……等等话说刚刚薛洋喝的那个水杯好像是阿瑶的?!
蓝曦臣猛然抬头,刚好看见薛洋揽着金光瑶手臂在撒娇要糖
金光瑶一边无奈地说着"没糖了"一边起身去甜品区给薛洋拿蛋糕
薛洋在金光瑶的视角死线对着蓝曦臣抛过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蓝曦臣手中的筷子断了……
(筷子:我又做错了什么ಥ_ಥ)

金光瑶走后
薛洋翘着二郎腿上下打量着蓝曦臣
蓝曦臣受不了这目光开口道:薛先生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薛洋:有啊
蓝曦臣:哦?什么?
薛洋:离小矮子远点!
蓝曦臣(轻笑):呵,这个做不到,现在薛洋你又是在以什么身份来和我说这句话呢?
薛洋:我是他儿子!不行吗?
蓝曦臣沉默了
'导演!这剧本不对啊?接下来不是应该他暗恋阿瑶然后威胁我吗?这是什么神展开?!'
(聂导:金家是投资商,这剧本没毛病啊,何况全世界都认为薛洋是金光瑶的熊孩子
蓝曦臣:哦……我不懂怪我咯……)
蓝曦臣:…………儿子?
薛洋(掀桌):谁是你儿子?!滚!
刚好掀翻的菜撒了拿着蛋糕回来的金光瑶一身
金光瑶:…………成美~(^_^)
薛洋:……我错了(இдஇ; )
蓝曦臣:那个……阿瑶先换身衣服吧






插播中学番外
薛洋高中是转过学的
但并不是因为在学校惹是生非,就是因为金光瑶
当然也不是因为保护金光瑶和一群人打架啊什么的
原因很简单
有一天金光瑶偷偷把薛洋手机里他的号码名称换成了爸爸
上课时发短信给薛洋
'阿洋快回家,我们花园地里挖出一箱金子!还上啥学,明天爸给你盖个学校让你当校长!'
薛洋看了以后撒腿就往外跑
老班问他干嘛去
他一边狂笑着一边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劳资不念了,明天劳资就要当校长了!
金光瑶:哦豁,这回玩笑开大了……

金光瑶场合
晓星尘(给糖):阿洋,糖
薛洋:小星星最好了!
金光瑶:/微笑
晓星尘(夹菜):阿洋,多吃点
薛洋:mua~小星星也多吃点
晓星尘(脸红)
金光瑶:/继续微笑
晓星尘(送礼物):阿洋,这个给你
薛洋(二话不说先腻歪)
金光瑶:/持续微笑
等到饭要吃完,薛洋就要跟着晓星尘回家时
金光瑶不急不慢地说了一句:成美,昨天打团战掉线那小子上线了
薛洋:什么?!走!回家杠他!mmp的!
晓星尘:(´△`)阿,阿洋……
金光瑶表示:和我斗?你还嫩了点,呵


最后小番外
高中时期金光瑶的年级绝对是最厉害的那一个,全校的八卦什么都有
高三金子轩常常听说到高一的小情侣闹事啊,高二的多角恋大乱战啊
有一次在和金光瑶薛洋吃饭的时候
薛洋正讲着年级新出的男神女神排行榜
金子轩问道:瑶弟怎么没上去?
薛洋愣住了,他回想了早上众人为了抄金光瑶作业而奴颜婢膝的样子
一脸认真地说:他是我们所有人的神,大地之父,我们所有人都要依靠他的光辉(作业)而生存
金子轩'??!我弟弟那么厉害的吗?!'
金.沉默不语.光.深藏功与名.瑶

(注:两个小段子都是在抖音上看见的,写进了文里)


日常小段子(双花主场)

OOC
警报!真的OOC了
随便更的将就着看吧
还记得我很久之前写得一篇恶友暧昧向的文吗
校霸学霸的那个
没错
下一篇!放后续!
这篇真的不咋样说不定我会删了重写


一天
薛洋:呜啊啊啊啊啊啊!
魏无羡(捂耳朵):小流氓这是怎么了?
金光瑶(拍背加递纸巾):学校门口的糖果店被人买下来了,要改建了
薛洋:呜呜呜,那家老板最好了!每次给的糖都是最好的!
魏无羡:嗨,小事,你师傅帮你买下来
薛洋(bulingbuling的眼神):呜,真的吗?
魏无羡(我徒弟这么可爱的吗?!):那当然!相信师傅吧!
薛洋:嗯!
过了一会儿
魏无羡:呃……那个…徒弟啊……
薛洋:嗯嗯
魏无羡:师傅再给你买一家糖果店呗
薛洋(要哭了):我就要那家
魏无羡:呃,那家老板不肯卖啊
薛洋: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光瑶(淡定递纸巾)
魏无羡:他干嘛那么执着于那家店
金光瑶:因为他看上别人店主了
魏无羡:……这个……师傅帮你追人
金光瑶:他怂,一天天的追人像小混混闹事一样,别人店主现在都没把他拉黑名单简直是个奇迹
薛洋(奶声奶气的):你有意见?!
金光瑶(拍头):好好好,没有没有
魏无羡(小声):我说他这样要多久
金光瑶(小声):看他心情吧
魏无羡(小声):我耳朵快报废了
金光瑶(递):喏,耳塞
魏无羡刚想金光瑶一个干得好的眼神,突然直直地看向薛洋身后愣住了
金光瑶顺着他视线一看也愣住了
薛洋(哭累了):呜……你们干啥呢
金光瑶:成美,你身后……
薛洋(转头):身后?
薛洋身后的教学楼顶楼,店主晓星尘正红着脸抱着一束玫瑰
身旁是他的好友宋岚正在弄着什么东西
只见他把一卷(?)横幅拉开挂在了教学楼顶上
上面"薛洋我喜欢你"几个大字随风飘动
魏无羡:!!!
金光瑶:??!
薛洋…………人呢?!
早在看见晓星尘的那一刻薛洋立马拔起蹄子一个冲刺
……………………
金光瑶:真是让人不省心
魏无羡:呜呜呜……
金光瑶:卧槽?!你又怎么了
魏无羡:小流氓终于嫁出去了,师傅好开心,呜呜呜……
金光瑶(递纸):…………谁来救救孩子啊






薛洋觉得他的"老父亲"可能精分了
上一秒如春风般和蔼
下一秒就像霸王龙一样暴躁
金光瑶:成美,你是不是翻了我衣柜了?
薛洋:啊?翻了啊
金光瑶:薛!成!美!你是不是又动我鞋垫了!
你看……薛洋觉得很委屈,那鞋垫看一次感觉稀奇一次(毕竟增高鞋垫见过,但这么高的……还真没有)又不能怪他
魏无羡听了以后笑得差点喘不上气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来来,洋洋,师傅告诉你,瑶瑶啊他最近更年期到了,你要理解他
薛洋(若有所思):哦……原来如此
晚上
金光瑶:薛成美!你又把衣服扔的到处都是!
薛洋刚想反驳突然又想到魏无羡今天跟他说得话
'看在小矮子养了我那么多年的份上又到更年期了,这次就不跟他计较了,我真是个好人!把我自己都感动到了'
金光瑶:更年期?
薛洋:嗯嗯,对啊脾气那么暴…………躁…………
金光瑶(^ v ^)
薛洋:小矮子你听我说……
金光瑶(语气沧桑):不用说了我都知道…………我明白的……
薛洋:小矮子……
金光瑶:我最近就是对你太好了,三天没打你皮又痒了
薛洋:你想干什么…………蓝曦臣!管管你媳妇!
蓝曦臣表示:听不到听不到……这绝对不是因为上次薛洋在QQ群里把他的名字打成懒媳妇的原因
金光瑶:(^_^) 成美来我跟你谈谈人生道理
薛洋(绝望):……救命


一千米长跑是金光瑶最恨的运动之一
因为每当这个时候他都要承受来自心灵和身体的双重折磨
心灵上
跑步前
薛洋:啊…一千米……我完了……小矮子我们一起倒数吧
金光瑶:嗯
内心'还好有成美陪着一起丢人'
没想到
当口哨声一响
薛洋像头野猪一样一冲冲到了最前面
只剩金光瑶一个慢悠悠地在队尾跑着"慢点……呼呼……等等……我……呼呼……"
身体上
跑完后金光瑶直接被蓝曦臣抱去了医务室
……嗯,真好
当然为什么他们3个小时以后才回来而且金光瑶身上为什么穿着蓝曦臣的外套这就是个未解之谜了




































嗯……宣群
进来一下玩呀
正经戏群
小白要注意哦
群号:938631413

论那些年的脑洞(恶友主场)2

有兔崽子想我嘛
有毒
OOC
注意!







这几天
魏无羡严重怀疑金光瑶和薛洋有一腿!
看看他们之间的称呼,再看看他们的举动
一看就是有JQ!
(一看就是今天还没被天天的羡羡)
例如吃晚饭的时候
薛洋(大吃特吃)
金光瑶(剥虾壳)
薛洋(大吃特吃)
金光瑶(去虾线)
薛洋(大吃特吃)
金光瑶(剥完一碗了放到薛洋面前)
薛洋(蹭蹭):嘿嘿嘿,瑶瑶你最好了
金光瑶(用手指抵住额头):打住,快点吃饭吧你
亲亲密密的两人殊不知对面的蓝曦臣快把筷子扳断了
尤其是在薛洋抛过来一个挑衅的眼神之后
蓝曦臣'冷静冷静!我要雅正…………去他妈的雅正,薛洋!放开我的阿瑶!'
至于晓星尘…………他的背景都已经灰暗了
拿着一碗虾在角落里划圈圈
晓星尘'阿洋…………道长剥的就不好吗?'
魏无羡:说实话嘞小师叔,那小流氓自从你开始剥第一只虾就一直看着你了可惜你太专注了没注意到,然后金光瑶动作还比你快……
不经意间错过了一个世界的晓星尘:(ノಥ益ಥ)

还有小流氓洗完澡的时候
薛洋:瑶瑶~
金光瑶:干嘛
薛洋:帮我吹头发~
金光瑶:自己吹去
薛洋:啊呜呜呜呜,你不爱我了
金光瑶:都说了没爱过别乱说…………真是的,你就不能自己来吹吗?我也是很忙的……
薛洋:嘿嘿嘿,可是瑶瑶你一边这样说一边还是拿起了吹风机呀~
金光瑶:……闭嘴
温暖的风让薛洋舒服地眼睛都眯了起来,像一只懒惰的猫咪一样
魏无羡:啧啧啧,要是他们俩在一起了那大哥和小师叔可就有的哭(突然感觉不妙的魏无羡)恶灵?!
转头一看
啊,是怨念集合体的蓝曦臣和晓星尘
蓝曦臣:干脆我把薛洋绑了给你,你留下阿瑶给我吧
晓星尘:好主意,那动手吧
魏无羡:我劝你们善良!快放下手中的剑!

甚至是睡觉的时候
薛洋(抱着枕头):小矮子,我来啦!
金光瑶(=_=):你自己又不是没有房间
薛洋(在床上打个滚):小矮子你的床更软嘛,咱们谁跟谁你还怕我吃了你吗?
金光瑶(白眼):晚上不许乱动,好好睡觉
薛洋:嗨~
半夜魏无羡起来上厕所
本来迷迷糊糊地半睡半醒经过金光瑶房门一下就被吓醒了
试想一下两双充满哀怨的眼睛在黑暗中盯着你
魏无羡打了个寒颤:大哥,小师叔,你们这么晚不睡干嘛呢?
晓星尘/蓝曦臣:保护阿洋/阿瑶的安全(贞洁)!
魏无羡:半夜三更蹲房门,会被当成变态的
蓝曦臣/晓星尘:这都是为了阿洋/阿瑶!
魏无羡'这俩个人自从来到这里貌似神志就不怎么清醒,虽然说恋爱使人智商退步但也不至于成傻子吧?'





















我卡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