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叫糖糖就没气泡了!

梦想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
嘻嘻
要做一只标准的软萌妹子
但戳到底线了
分分钟把你撂倒在地哦~

为什么不更文的原因

……卡文了

我一直喜欢写很多人同时出场的那种

结果……

角色太多戏份怎么分啊!

对不起我太高看我自己了

而且我懒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嘛

最近迷上了太宰老师

想学习学习写一篇精神污染的文文来着

不过太宰老师的境界果然不是吾等凡人可以理解的啊……






















































赔罪的小片段?

"啊——超级无聊啊"

薛洋瘫在位子上呻吟着

同桌金光瑶正在奋发图强写作业

"小矮子,陪我玩"薛洋扭过头去道

"滚蛋"

"哎——我真的很无聊啊"薛洋身子一歪整个人倒在金光瑶身上

金光瑶推开他"你不是带了手机吗"

薛洋举起黑屏的手机对他晃晃"没电了"

"真是的"金光瑶放下手中的笔"你要玩什么"

薛洋呆滞地看他一眼

"…………我去找魏无羡借充电器"

"果然把你从窗户外面丢下去好了!"


果然每次我的QQ好友存活不会超过一年/捂脸

我是不是又要开启新的奇遇了啊


反派家的小少爷3

OOC

剧毒

慎入

论为什么今天我发文的原因

劳资团宠的位置岌岌可危

所以新来的妹子太可爱的所以没人理我

………………

呵,人类(ノ=Д=)ノ┻━┻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小少爷尸毒粉!

这是我在云深不知处住的第五天

唔,大致摸透了方向

日子过得也不错啦,除了没有电脑游戏之外,就是……这里的人怎么都那么怪呢

唠个磕也不干,好无聊啊~

哎,前面有人,去逗逗

【此时

金凌正在日常和蓝景仪斗嘴

蓝思追日常当和事佬

只不过今天他们的搞事日常并没有那么简单就结束

金凌(盯着蓝景仪)

蓝景仪(盯着蓝思追)

蓝思追(盯着尸毒粉)

尸毒粉(盯着金凌)】

等等这个金灿灿的难道就是……

瑶瑶他大侄子!

妈的争宠对象!

【尸毒粉(眼神瞬间凶恶)

金凌(伸手拍拍蓝思追):喂,我说这怎么整啊…(总感觉他对我好像很不满的样子)

蓝思追(推推蓝景仪):这种事景仪最擅长,让他上吧

蓝景仪:……你这是在变着法说我幼稚吗,劳资才不去,这小孩眼神梆凶好吗

金凌:哇,堂堂蓝家小双壁之一居然怕小孩子,蓝景仪我鄙视你

蓝景仪:你行你上!

蓝思追叹口气无视再次吵起来的两人,蹲下身口气尽量缓和道"这位小公子?"

金凌(突然反应):等等为什么云不知深处会出现小孩子???

蓝景仪:该不会是偷偷溜进来的吧?

金凌:请问您是个什么种类的白痴,云深不知处能溜进小孩吗?

蓝景仪:你!

尸毒粉突然开口,一手叉腰一手指向金凌:我是不会把瑶瑶让给你的!来战吧!

金凌(懵逼):哈?

蓝景仪(幸灾乐祸):看到没是来找你的

蓝思追:你们俩先别闹了(伸手想摸摸粉头)小公子,这里可不是能随便乱跑的地方

尸毒粉(打掉人手):揉谁呢,小爷看起来是能随便乱揉的人吗?那边那个金灿灿还不快来和我唔唔唔

魏无羡(突然出现):早啊大侄子今天风和日丽的天气不错啊你看那边那只鸟爬树了耶(一把捂住尸毒粉嘴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撒腿就跑)

愣愣站在原地的三人:哈?】

所以红头绳终于露出本来面目要对可爱的我下手的吗?!

我就知道!

这人看起来就不怀好意!

【一边

疯狂奔跑到无人小角落的魏无羡:哎哟喂小祖宗您可悠着点

尸毒粉(挣脱开人):你想干什么!(警惕地抱住自己)

魏无羡(弹额头):当初我是不是和你说过不能在刚刚那个金灿灿的大哥哥面前乱说话

尸毒粉(后退几步):凭什么!

魏无羡:就凭他是你亲亲瑶瑶的侄子

尸毒粉:那也!

魏无羡:不行,听话,该说的时候我们自然会让他知道

尸毒粉:为什么不行,为什么该说的时候会让他知道

魏无羡(抱胸歪头):唔……这个嘛,假如粉粉有一个很喜欢的玩偶,有一天它不见了是不是会很伤心

尸毒粉(跟着歪头):那又怎么样?

魏无羡:但当很久之后你才知道那玩偶好好的,只是在另一个人手里会怎么样呢

尸毒粉:抢回来!那是我的东西!

魏无羡:…你这样我不好回答啊,再如果你有可能那不会那个玩偶,别人只是拿出来让你看看这样的呢

尸毒粉:杀了他啊

魏无羡:这一定是你爹教你的,总之呢,给人无谓的希望将他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重新撕裂不如一开始就不让人知道这事

尸毒粉:哦……所以到底为什么不能说

魏无羡:…………就是不能说啦,粉粉要是做到的话我就每天给你一袋糖

尸毒粉(伸出手):两袋

魏无羡:行~两袋】

笨蛋红头绳,真以为我不懂呢

我想说,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哼唧!

瑶瑶是我的!




我最喜欢幻想的画面是恶友两人独处的画面

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

金光瑶坐在树下

薛洋靠着他或者枕在他膝上

他们或者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或者陷入的香甜的睡梦之中

没有那些勾心斗角

没有那些爱恨情仇

只有彼此

又或者在夕阳之下

薛洋会从背后抱住金光瑶

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

夜幕降临

薛洋会突然笑声道"小矮子我饿了"

我想

我会给他们一栋房子和足够的钱

他们过上和平安稳的生活

我很爱写沙雕的,打打闹闹的生活

因为那样很热闹

如果他们解开了心结

那么他们会很开心地享受这样的生活

如果他们没有

那么这样热闹的生活不会让他们有时间去想那些事情

这样的初衷是什么呢














































啊…………可能是因为

我的小孩子脾气吧

我希望我爱的所有人

都能获得美好的结局

幸福快乐的生活永远没有句号


凌晨五点开始发神经

我发现不管在我的文里

他们互损也好

他们打闹也好

可现实是

薛洋已经死了

在义城中

独自一人紧紧握着晓星尘给他的糖

一个人死去

金光瑶被封入聂明玦的棺材中

无法转世

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所以

穿越也好

重生复活也好

甚至是他们的'孩子'尸毒粉也好

那只是身处童话中的我的一个梦而已

美好的梦境让我忘却的现实的冰冷

我开始逃避现实

拒绝一切和魔道相关的事物

不想再看到那么残酷的画面

不想再听到他们俩的结局

梦也好……

至少在梦中

他们很幸福

…………

至少在梦中

我很幸福



















游玩回来啦~
臭豆腐简直就是人间珍宝!

别相信合集!

里面可能乱得一批

整理到最后疯掉了

年代太久远了

给文章都是忘了什么内容

…………

啊啊啊啊啊!


穿越?等等!这两人是不是吃尸毒粉了?!2

OOC

没想到我居然隔这么久出后续

剧毒

时间隔太长,链接会不会生硬啊





众人刚踏入城堡门口那声音就立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金光瑶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们两个给劳资闭嘴!"

连粗口都爆了这下看来气得应该不轻

魏无羡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城堡内部

毫无疑问这是一座经典的欧式建筑,内部都由着古老的欧洲风范刻画着

虽然魏无羡等人并不知道欧式风格但并不妨碍他们欣赏这座建筑

很快,这份暂时的平静就被打破了

"前面的让开让开啊!"

前方一团黑影迅速袭来

众人一惊立刻往旁边躲闪

"砰"的一声

您的好友金光瑶使用技能板砖

您的好友薛洋受到攻击

"妈的!"金光瑶黑着脸走过来,每一步踩得极重,走近了都能听见他磨牙的声音"薛成美,你妈的……赔劳资作业本!"揪起薛洋的领子就是一阵猛摇

蓝曦臣他们何时见过这样的金光瑶一时间都呆若木鸡

被摇的头昏眼花的薛洋还在弱弱地反驳道"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呢,我没写小矮子你也别想跑"

"你……"像是气狠了一样金光瑶举起手仿佛就要向薛洋脸上扇下去

晓星尘一惊,上前几步捉住金光瑶的手

"金宗主这是何意?就算阿洋再有不好的地方也不能这样直接动手"

金光瑶像是这才发现魏无羡等人一样,转头打量了几眼晓星尘,眯了眯眼

"放开"

出声的不是金光瑶,而且还半坐在地上的薛洋,看着晓星尘还抓着金光瑶的手臂,薛洋皱皱眉头,起身,抬手就将晓星尘的手打落下去

晓星尘盯着薛洋,一言不发

场面一时什么尴尬

领路的洛言仿佛没发现此时的气氛似的

"在找到送你们回去的方法前就请先在这儿住下吧"

金光瑶和薛洋转过头来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洛言,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若大的部队了又加入了两个人,只不过这两个人一直跟在最后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魏无羡放慢步伐悄悄竖起耳朵偷听对话

"小矮子你准备咋办"

"凉拌"

"我觉得这样不是个办法"

"那你想咋的"

"我今晚要睡你屋"

"请你去死吧,谢谢"

"请你也去死吧"

就这样后面的聊着,前面的偷听着没一会儿就来到了大厅

如果这真的能被称为大厅的话

地上扔满了外卖盒子和零食袋子,一边旋转楼梯的扶手上全是奶油和彩带还有不知名的污渍,屋中间唯一的沙发上躺着一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女孩

听见脚步声女孩懒洋洋地抬头看了一眼众人

她穿着普通的T恤和短裤,额头上还肿着个大包,脸上带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把原本清秀的小脸遮去了四五分

"呃……你们好?"

看着来的众人,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起身推了推眼镜

"我叫洛幺,这段时间就请多多指教了"

众人哪儿见过现代夏天这清凉的穿着,纷纷转过脸去不敢盯着洛幺看

毕竟是罪魁祸首,洛幺看到这乌泱泱的一群人转头的转头,捂脸的捂脸还是有点心虚的

"这城堡内的房间大家都可以随意挑选"洛言看着大厅乱糟糟的样子有些头疼地揉揉太阳穴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互相对视一眼后应了下来

"抱歉,我现在……"洛言又瞥了眼大厅"有点事情要处理呢,接下来就麻烦阿瑶和阿洋带你们熟悉一下这城堡吧"

"哎?哥,我可以…"洛幺刚开口便被洛言赏了个爆栗

"你惹的乱子,还不快找办法解决去"

"可是我……唔唔唔"洛幺还没说几句话便被洛言捂住嘴给拖走了

整个大厅只剩下魔道的众人

薛洋背靠墙壁抱着胸似笑非笑地扫视着众人

"阿洋我……"一边的晓星尘刚想开口

"门前有牌子的房间别乱动,其他随你们"金光瑶冷冷地开口

也许是看他戴的假面久了,这样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样子一时间让也想向前搭话的蓝曦臣愣住了

金光瑶没给他们时间说话,说完后便一手拉着薛洋走了

"小叔叔他……"一直没找到搭话机会的金凌有些萎了,江厌离含笑摸了摸他的头

江澄皱皱眉"作为金家的家主,别这样没志气"

"江澄,这是我儿子!"终于找到了出场机会的金子轩开口

"金孔雀我可是他舅舅"

一场小舅子和女婿的大战要开始了

"好了好了,你们别闹了"江厌离安抚着两方

宋岚看着沉默的晓星尘上前拍拍他肩

蓝曦臣还依然愣在那儿

魏无羡见状也开口道"来日方长嘛,小师叔和大哥别气馁"

"可……也不知道什么就会被送回去吧,或许今天或许后天"蓝曦臣苦笑

魏无羡笑道"那可不一定"

就凭洛言刚刚的行为还有刚在大厅里洛幺眼里时不时闪过的笑意

魏无羡敢打包票

这是一场有些愚蠢的戏码








小段子2

OOC

剧毒且沙雕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清早,薛洋的一声哭嚎划破了天空

被惊醒的晓星尘一众人连忙出房间查看

只见金光瑶收拾好了行李箱一副要出门远行的样子

"小矮子你不能离开我!"薛洋抱着他手臂死活不要人走

金光瑶很不耐烦地"啧"了一声,随后温声道"成美乖"

"不行!没了你我怎么办!"

"不会你会遇见更好的"

"我不能没有你啊!"

"哦好"

然后金光瑶就一副拔屌无情的渣男样狠心甩开了薛洋拉起箱子准备走人

"小矮子啊!"

"薛成美你再哭得像劳资死了一样试试看!"

也许是看不下去金光瑶被折腾地一副心累的样子了,众人纷纷上前帮劝

(什么?你说动用武力?小伙子你想死一死吗?)

"阿洋,放手吧,还有我呢"

"小流氓人啊,要学会成长"

"薛公子,你再不放手我就真的拦不住阿瑶了"→(金光瑶手举狼牙棒,蓝曦臣拼命拦着)

薛洋(瞥一眼小矮子赶紧松手)

"成美……"

金光瑶一脸无奈地放下狼牙棒将手放在薛洋头上

晨光透过落地窗撒了进来

原本是一副美好的画面……嗯,原本

金光瑶缓缓开口"如果我飞机误点了,我就把你塞进铁处女里面去"

"……你说的对,下一个会更好"

薛洋立刻"安分"地钻进晓星尘怀抱里

晓星尘搂住怀里的人'希望金宗主能多出差!'









背景:论那些年的脑洞



嘤嘤嘤,真是伤感(?),我马上要去外地读书了

可舍不得一直陪我的沙雕(删掉)富婆(删掉)锅

对,没错,就是之前我的文大部分都是我和她的互动的那位

我的阿锅啊!


小段子

超级ooc

有毒慎入

嗷呜,有点小困







薛洋觉得,金光瑶果然是他的亲亲好友

就在今天薛洋在家里找到了几盒酸奶正打算自己一个人悄咪咪吃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酸奶……貌似过期了啊'

这时候金光瑶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成美"金光瑶笑眯眯道"你又想一个人吃独食?"

"哪有啊,小矮子看你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哈哈哈哈"

从远处看两人谈笑风生

啊,不愧是多年好友啊

…………去tm的,谁跟这流氓(矮子)好朋友,呕

为表自己的忠心,薛洋顺便把吸管插好塞进金光瑶嘴里"小矮子你喝啊"

金光瑶'这小子今天咋这么听话……这酸奶味道是不是有点怪'

于是当天晚上拉的快脱水的金光瑶发誓要剥了薛洋一层皮

此时此刻,安稳地睡在晓星尘怀里的薛洋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金光瑶觉得,遇到了薛洋就是他上辈子作虐太多

【某道士甲:你上辈子本来就作虐……

小幺(微笑):你在敢给我废话一句试试(扳手威胁)

某道士甲(咽口水):不敢不敢(疯狂摇头)瑶瑶赛高!瑶瑶最棒!

小幺(敲晕):瑶瑶也是你能喊的?(王之蔑视)

蓝曦臣(突然出现):我也这样觉得 ,瑶瑶也是你能喊的?(笑)

小幺(咽口水):那啥……我家衣服还没收,大佬您请(溜)】

和他同居像养了个祖宗似的

关键吧 这厮没脸没皮还耐打

今天下班回家又是冰箱空空的一天

金光瑶看着瘫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薛洋微笑,他身前的茶几上零食满满的快堆不下了

对于死亡视线,薛洋面不改色地咬了口冰棍"你打吧"

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金光瑶:……这家待不下去了,我要去和二哥住

蓝曦臣:??!(内心开始飘粉红小发发)

薛洋一听还得了,他都还没和道长住呢,金光瑶居然就要去和蓝曦臣同居了!

不行!绝对不行!

是兄弟就要一起单着!

硬的不行来软的!

于是……他把自己装进了金光瑶的行李箱

【小幺(竖大拇指):咱们洋哥的柔韧性可是一顶一的好】

当金光瑶终于到蓝曦臣家准备两人个开始新生活的时候

打开行李箱,薛洋蹦出:surprise!

金光瑶:……妈的(ノ=Д=)ノ┻━┻!

蓝曦臣:阿瑶,阿瑶冷静!(抱住腰顺便揩油)现在还是白天抛尸不方便,咱们晚上再杀

薛洋:……我,是不是来错地方了(弱小,无助,似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