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叫糖糖就没气泡了!

梦想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
嘻嘻
要做一只标准的软萌妹子
但戳到底线了
分分钟捶爆你的头

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前传

OOC

粉粉出没请注意

话说我都有哪些坑没填啊……






"嘶,痛痛痛!"

酒精刺激着伤口

"现在知道痛?当初打架的时候不是挺威风的吗?成美拉都拉不回来"

金光瑶笑眯眯地将手中的棉签使劲往伤口上按

"嗷!瑶咪轻点轻点!"

薛洋坐在一边撑着脸,另一半边都不正常地的肿了起来

"呵,当初打我的时候胆子挺大的啊,傻崽"

"那肯定的,为民除害嘛,蠢爹"

"说什么呢,傻崽"

薛洋伸手将尸毒粉扎好的头发揉乱

"喂喂喂!蠢爹你的手干嘛呢!"

尸毒粉不满地叫道

"粉粉你就得了吧,这可是我看到有人除了瑶瑶和小师叔之外敢打薛洋还没被杀的人"

一边有椅子不坐非要赖得蓝忘机身上的魏无羡说着风凉话

"羡羡你可闭嘴吧"尸毒粉十分形象生动地翻了个白眼

"该闭嘴的是你才对"

啪的一声,一本书就砸尸毒粉头上了

"干嘛啊"尸毒粉捂着脑袋问

"所以说你就干不出什么好事来"金凌收回拍在尸毒粉头上的书"打群架好玩吗?自己武功差成什么样自己心里没点数?"

"……嘁"知道这次自己理亏的尸毒粉不再吭声

金光瑶包扎好伤口,站起身松了口气

"说吧,你为什么又去打起来了"

语气严厉,让从小就被捧着的尸毒粉心头颤了颤

"我不是说过吗?让你这段时间安分一点"

想到大哥那张冷冰冰的脸,金光瑶扶额,叹了口气

尸毒粉唯唯诺诺地低下头,半天冒不出一个字

金光瑶看着眼前小孩子委委屈屈的样子揉了揉太阳穴

"小叔叔……"旁边的金凌开口想说些什么,想了想又闭上了嘴

薛洋敲了敲尸毒粉脑袋"瞧瞧,都把小矮子气成什么样了"

尸毒粉低着头脸被凌乱的刘海遮住,看不清表情,忽然他身体颤抖起来

"呜……呜哇!"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着

毕竟还是个14岁的孩子,从小被薛洋金光瑶护着没吃过什么苦

"哎?!"众人一惊

"傻粉你别哭啊"

"傻崽这么大了别丢人了"

"小流氓看看你把我们家粉粉弄哭了"

"粉儿别哭,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什么叫你们家的?这明明是我家崽子"

"……"

"我……嗝~我……"尸毒粉哭的一抽一抽的,脸涨得通红,还打起了嗝

"慢慢来"金光瑶拍着他的背,递给他一杯热茶

尸毒粉喝了几口

小孩子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虽然还是一抽一抽的打嗝,但至少没有刚才哭的那么惨兮兮的了

"他们……他们说瑶咪坏话…"尸毒粉抱着茶杯闷闷的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金光瑶安抚他的手停顿了一下,移到他头上什么话也没说

"所以你就这样和别人打起来了?你是不是傻,说了就说了,回来找人啊"金凌带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说着

尸毒粉扭扭身子"就不要!"

"哎,你!"

"好了好了,大侄子你先安分下来"

"谁是你大侄子?魏无羡你要不要点脸?"

薛洋突然出手捏住尸毒粉的脸颊用力揪着

白皙的脸颊很快染上了红色

"呜,你干嘛!"尸毒粉出手打掉他的手

"打得好,爹爹为你骄傲"薛洋又伸手拍拍他肩"但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太傻了,有损我薛家颜面 下次告诉你爹爹 带头收拾他!"

"成美"金光瑶用不赞同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薛洋没搭理他自顾自地玩着尸毒粉的头发

"才不要,我自己一个人就行"或许是得到表扬心情好了起来,尸毒粉勾起一个小小的笑容

"就你那战五渣武功?小心被人抓起泡水"

"笨凌你说什么?信不信我天天在你饭菜里下毒!"

"切~我怕你?"

"来啊来啊,打啊!"

"打什么打"金光瑶在两人额头不清不重的敲了下"粉儿乱来,阿凌你就跟着他乱来?"

"就是啊,大侄子粉粉年纪小不懂事做哥哥的可不能这样啊"一边的魏无羡火上浇油道

"去去去"金凌瞪了他一眼"谁是他哥谁倒霉"

"哈?明明是你占我便宜好不啦?爱幼懂不懂"

"你尊老了吗?"

"哎哟哟,抱歉啊老人家冲撞着您老了"

"你!"

"咋的,我好的很"

眼见两人又打起嘴炮来 金光瑶好似无奈地摇摇头

薛洋瞥了他一眼,悄悄勾起唇角

'小矮子,你现在明明就很开心'











小后续: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尸毒粉边哭边在地上打滚"我不去我不去不去不去!"

金光瑶在一边劝阻着"粉儿乖,这也是为了你好"

尸毒粉"我不去!我才不去蓝家不去姑苏!瑶咪你不要我了吗?"抬起头眨巴眨巴水汪汪的眼睛

金光瑶犹豫半刻"这……"

蓝曦臣喝了口茶,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阿瑶若是不放心可以常来姑苏看看粉粉"

尸毒粉不死心"我会捣乱的哦!把姑苏闹个天翻地覆!"从地上爬上来欧扑进金光瑶的怀里

蓝曦臣看了一眼地上打滚耍赖的尸毒粉

尸毒粉(背后一凉)感觉蓝曦臣的笑容带上着隐隐的黑气

蓝曦臣慢悠悠开口道"若是还是不放心可以封印了他的灵力,阿瑶安心吧,姑苏中有我在还有金小公子陪着定是没人敢欺负粉粉"

金光瑶考虑再三最终还是点点头"好的,我相信二哥"

蓝曦臣顿时如面春风,看着金光瑶眼里的温柔都快出水了

不管尸毒粉反抗再三最终还是被捆成一团丢进了姑苏

就这样尸毒粉苦逼的求学之旅便开始了

(不知道有木有后续)












我们可爱的粉粉都出场这么多次了

现在给大哥看一看粉粉的秘密档案

物拟——

姓名:尸毒粉

性别:男

主人:薛洋

武器:阵法和毒

身高:156

外貌:一张带着稚气的白皙的面庞,还略带一点婴儿肥,主人遗传的小虎牙,头发总是乱蓬蓬的,看上去很可爱摸起来手感也很柔软舒适,下垂眼水汪汪的显得有些无辜,很是可爱,年纪大一些的见着会想宠着,年纪小一些的,也会不由自主的亲近,肤色白皙,有着令女子见了都会羡慕的光滑细腻的皮肤

衣着:一头柔顺乌黑的青丝,用黑色的丝带挽了一下,总是要散不散的,一袭红衣,广袖,衣服略微宽大显得人更加娇小,衣摆上绣着金色的纹路,腰间系一块羊脂白玉,因为经常动的关系,衣衫有些凌乱

(女装模样:浅淡的橙红长袭纱裙,橙红色段带围在腰间,依旧挂着那块羊脂白玉,三千青丝随意地披散下来,耳旁两边橙色的小发带缠绕着编了两个细细的小辫子,手腕上带着银铃手环)

爱好:喜欢甜食,恶作剧,男扮女装,讨厌虫子,对在意人的坏话

性格:小孩子脾气,十分顽皮,随心所欲,任性妄为,喜欢作死后装无辜,喜欢给人取外号,容易上当受骗,很依赖主人和金光瑶,演技很好但是对于信任的人会有很多破绽,看起来很讨厌蓝曦臣,不爱搭理晓星尘,禁受不住零食和金钱的诱惑对于想要保护的人会付出一切

人际关系:爹爹薛洋,但经常赖着金光瑶,和金凌是青梅竹马,因为金凌的关系和江澄很熟

备注:看起来对于蓝曦臣,晓星尘等人十分看不惯,但其实早已不在意,只是习惯性地看他们俩不爽而已,喜欢给金凌找麻烦互怼冤家,对于毒与阵法上造诣挺高但是武功很弱


好的就是想放一放我的物拟表让大家康一康嘛


我超可爱的!









这里蠢子,昵称小幺

现在这个号专更魔道的

可能以后会弃,但我会填完坑再走的

我知道的写的OOC

但我只是想让他们能幸福

拒绝拍砖

我的每篇文前都写过慎入的

现在写这些只想给自己看

不喜欢虐(就算虐我也只会虐攻)

想给他们我所有的宠爱

为补偿他们所受的苦

请不要和我讲大道理

亲妈粉只想让他们过上最好的生活

不管有没有OOC

他们始终是我宠爱的崽


不知道该取什么名字(上)

写给自己娱乐的

超级ooc

慎入哦

注:团宠粉粉






人人都知道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咳咳不好意思跑题了

人人都知道兰陵金氏有一位小魔王尸毒粉

他无恶不作,每天都要把金鳞台闹个天翻地覆

(尸毒粉:等等???过了吧??我不是我没有

金凌:上次有人强占了我的房间聚会,害得我整整三天只能待在莲花坞睡

金光瑶:上次有人闯进我的书房把宗卷撕了当纸飞机飞

薛洋:上次有人拿走了我的毒当鱼饵撒进了莲花坞的池塘里

江澄:上次有人把我一池塘的鱼,莲花都给弄死了

尸毒粉:好的!我闭嘴求别说!)

就在兰陵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有一位勇者出现了!他赶走了魔王将大家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了出来!

(尸毒粉: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去我不去!(满地打滚)

金光瑶(劝说):粉儿乖,听话,我会常常过去看你的

尸毒粉(扒住金光瑶):瑶咪~你不要我了吗?(努力眨巴眨巴大眼睛装可怜)我会受欺负的

金光瑶(犹豫):这……

蓝曦臣(端茶):阿瑶不必担心,不光有我,忘机和魏公子也在,而且还有金小公子,定是没人敢欺负粉粉

尸毒粉(狠狠瞪一眼蓝曦臣,拉着金光瑶衣服继续)瑶咪~我不去姑苏我想留下来陪你

金光瑶(为难):粉儿……

蓝曦臣(温和):粉粉不必担心,我会留下来多陪陪阿瑶的

尸毒粉(磨牙)'好你个蓝曦臣,不光想把我送进云深不知处还想抢了我在瑶咪身边左右的位置'

蓝曦臣(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丝毫没在意尸毒粉要杀人的目光)

金光瑶(轻轻敲了一下尸毒粉的脑袋):粉儿,礼貌(轻叹一口气)抱歉曦臣,粉儿他自小是无人管教,成美与我都忙于公事,阿凌更是管不了他才会养成这无法无天的性格,以后可就要劳你们多费心了

尸毒粉:卧槽……瑶,瑶咪……(颤抖)你真要把我送去那鬼地方?

还没等金光瑶说什么蓝曦臣开口:阿瑶放心吧,我定会好好照顾粉粉

尸毒粉(失魂):完犊子了'这难道就是我昨天偷吃老洪家媳妇的二弟的侄女的烧鸡的报应吗?!')

可是魔王并没有这样好屈服,他反抗着想东山再起

(蓝思追(捂耳朵):阿凌,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金凌(捂耳朵):不怪你,他从小就这样

蓝景仪(捂耳朵):所以他到底还要闹多久啊

三人坐在石椅上,身后哭闹的尸毒粉成了背景和背景音乐

金凌(淡定):再过一两个时辰就好了

蓝思追:一两个时辰……

蓝景仪:卧槽,灵力都封了也真亏他精力旺盛,你说练武的时候他怎么就这么虚呢

金凌(回想了一下童年)

【小时候的尸毒粉(走路摇摇晃晃还走不稳)

小时候的金凌(已经能走路甚至能跑了)'这是弟弟,弟弟,弟弟,我要拿出兄长的风范'(准备上前去扶着)

小时候的尸毒粉(突然一巴掌拍金凌脸上了然后哇哇大哭)

金凌(懵逼—委屈—开始哭)

听到两人的哭声急急忙忙赶过的江澄和金光瑶

三个时辰后

江澄(面无表情的抱着已经不哭了的金凌):这还要哭多久

金光瑶(苦笑抱着还在哇哇大哭看起来精力旺盛的尸毒粉):恐怕……还有一会儿吧

江澄(有些同情的目光):真不容易

金光瑶:那你帮我带

江澄:不用了,我现在知道金凌有多省心了

那天下午被尸毒粉吵的睡不着觉的金凌头一次感受到了尸毒粉的可怕】

时间回到现在

回忆完了的金凌突然感受到深深的疲惫'这些年我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啊'

在外人面前娇宠长大的小少爷金凌表示'娇宠?也不看看谁才是娇宠那一个,劳资比得过他吗?昂?!'

蓝思追:再这样下去就得把大家都吵过来了

蓝景仪(回想起了倒立抄书的痛苦):哎,我说大小姐你还有没有办法啊,再这样下去咱们所有人都别想跑

金凌(头一次没有反驳这个称呼瞥了他一眼):有啊,你把你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拿出来

蓝景仪:……啥?

金凌(顺手摸走他腰间的钱袋):傻粉!看看这是什么?(晃晃袋子)

尸毒粉(停止哭泣):你…你干啥!金钱是对我没有诱惑力的,我是绝对不会被……(金凌:将钱袋扔了出去)

蓝景仪:喂!

尸毒粉:嗷呜!(扑过去抓住)我捡到的就是我的!(开始数钱)

蓝景仪:……我的钱啊……话说你摸袋子的动作怎么这么熟练

金凌:……呵

【这次是在他们俩快十三岁那年

尸毒粉整天和薛洋在一起混

金凌被江澄抓去练剑

一天金凌刚从练武场回来

尸毒粉(突然冒出):笨凌,喝酒不?

金凌(皱眉):你才几岁啊就学着喝酒

尸毒粉:哎呀,爱喝不喝,不喝我找我爹去,唉,可惜有的人啊,从来都没碰过这好东西

金凌:……等等,喝就喝怕你不成?

第二天

金凌(悠悠从床上转醒,太阳穴一突一突的痛):嘶……

江澄(面无表情):醒了?

金凌(被吓到):舅…舅舅!你怎么会?

江澄:你昨天被粉粉灌的七上八下的,他摸走你的钱袋就跑路了

金凌:……混蛋

江澄(皱眉):至少他还有点良心把你拖回了房间,都第几次了还上他的当(递过去一碗醒酒汤)喝了

金凌(接过):这小骗子花招一天比一天多,平时小叔叔难道不给他钱吗?每次都要来拿我的,还要专门恶整一番(嘟嘟囔囔地喝了下去)

江澄:或许……他只是想让你多陪陪他?

金凌(走神):舅舅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江澄:没,休息半个时辰后起来继续练剑

金凌:什,什么,舅舅我今天都……(看着江澄的眼神)没,没事,舅舅你先去忙吧

江澄:嗯(走去房间)

金凌(躺下感觉头脑欲裂):妈的,小骗子!】

金凌:身边师父教的好……

蓝景仪:哈?你们江家还管教这个?

蓝思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景仪别说了...阿凌也不容易

金凌:我让你叫我阿凌了吗?

蓝思追(无奈一笑):好好好

金凌(脸有些发红):切……

蓝景仪:……'你们这样会显得我很多余啊喂'



在邪恶势力的帮助下,魔王终于逃脱来到了人间危害四方

(莲花坞中

江澄(看着面前抱着一碟桂花糕正啃的香甜的某粉嘴角抽搐):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跑出来了'云不知深处已经变得这么松懈了吗?'

尸毒粉(啃完最后一块擦擦嘴):羡羡帮我跑出来的(递过去空盘子)再来一碟

江澄:魏无羡……我就知道,云深不知处这是没给你饭吃吗?(挥挥手示意下人再端上一碟)

尸毒粉(撇撇嘴):啊,那地方的伙食……我想吃肉,想吃大餐,想吃糕点 想喝酒……澄澄你请我吃

江澄:你是……(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舍弃那个字眼,礼仪,礼仪)有多能吃啊,最后一个不行,吃完这顿我就把你送回云深不知处

尸毒粉(跳下椅子迈着小短腿哒哒的跑到江澄身边扒住):哎呀~澄澄最好了~

江澄(嫌弃的抵开他的脑袋):手,还沾着糕点碎末

尸毒粉:嘻嘻嘻~

江澄:唉……

【从十多年前开始,不,从尸毒粉出生开始

江澄就应该是他经常看见的人之一了

毕竟金光瑶要事缠身,所以经常江澄带金凌的时候就会帮着一起照顾尸毒粉

…………江.感觉老了十岁.澄表示:带小孩真不是人干事

尤其是带着的还是个小魔王

听着耳边的哭声围绕,江澄面无表情的想'不愧是薛洋的孩子……等等薛洋的?!那我为什么不扔给他带!'

"澄…澄"说话还有些费力的尸毒粉抓住江澄的衣袍费力的站起来"澄!"露出笑容向他张开双手

'……算了,给什么给,多带一个不是带啊'被萌翻了江澄边想着抱起了尸毒粉

"呜……舅舅……"看着江澄抱别人的金凌不乐意了,小跑过来同样拉了拉江澄的衣摆

江澄瞥他一眼"今天的训练完成了?"

……金凌:???不公平!

夜晚

莲花坞的祠堂内

江澄手抚过父母的牌位,眼神黯然

"呜哇!澄!"

突然某处传来小孩子的哭声

江澄左顾右盼,终于在房梁上找到了趴着动也不敢动的尸毒粉

"唉……"本来有些怒火的江澄看着那张泪眼汪汪的脸也说不出来什么了

他抱着尸毒粉回到房间,房间内的金凌已然熟睡

"澄!"

江澄皱眉"小声点"

"澄!"

眼看床上的金凌要悠悠转醒,江澄轻轻拍打着尸毒粉的后背想让他安静下来

到底是小孩子,不知不觉中尸毒粉迷迷糊糊的就要睡过去了

江澄将他放回床上

"澄……"尸毒粉拉住他的衣摆

这辈子从未这么有过耐心的江澄弯下腰"怎么了"

"……澄……"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的豆沙包早已发凉"不……哭……"

江澄一愣"嗯,我没哭"接过豆沙包

尸毒粉努力睁开眼睛"不开心"

江澄伸手揉揉他头"嗯,我好好的,睡吧"

终究敌不过周公召唤的尸毒粉终于睡了过去

江澄打开房门,外面月色正好

"……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豆沙包这么难吃……"】

"嗝~我想吐……"

吃饱喝足的尸毒粉躺在椅子上像废了一样

"一天到晚别老躺着,看看你的武功一塌糊涂"

"哎呀~"尸毒粉挥挥手"武功这种小事不要在意啦~"

江澄端茶的动作顿了一下"随你吧"

反正金光瑶和薛洋那么稀罕他,这小子应该也没事的)

在众多英雄的奋力下,魔王被逼回了他的大本营

("爹爹~"

正在院中央躺着躺椅晒太阳的薛洋突然感觉肚子上一道重击

"噗……儿啊我们商量下,下次正常点进来好不好"

恭喜您得到一只尸毒粉

"蠢爹你想我了没啊~"趴在薛洋身上不停扭动着的尸毒粉撒娇道

薛洋拍拍尸毒粉的小屁股很没诚意的回答道"想了想了"

"太敷衍了"尸毒粉不满的撅起嘴

"不然呢?我给你弄个牌位拜三拜上个香再诉说对你的思念之情?"

"……我是死了吗?"

"对我来说没差"

"阿洋 你爱吃的酒酿圆子……"端着一碗酒酿圆子的晓星尘看着骑在薛洋身上的尸毒粉笑容有些挂不住,内心疯狂刷屏'粉粉为什么来了,粉粉为什么又来了,粉粉为什么总来这儿'

"粉粉…来了啊…"

"鸭,晓道长鸭!"看着眼前挂着灿烂笑容的尸毒粉晓星尘眼角抽了抽

【这是刚刚尘埃落定,大家和谐生活的没多久

"我!不!干!"

义城内,准备大婚的晓星尘和薛洋遇上了一件难事

"我才不要把爹爹交给这个家伙!"尸毒粉死趴着薛洋不放手

周围人都是一片难色

"粉儿,听话,今天这个日子别闹"金光瑶劝着

"什么嘛!直到今天才告诉我这件事,你们是不是故意的!"

'就知道你不同意谁敢告诉你啊'金凌心想着,嘴上还劝着"傻粉,今天你可别乱闹"

"我不,我不!我就是……"正闹腾的尸毒粉后劲突然受到一击,昏了过去

众人看着微笑着的晓星尘

"怎么了?"我们清风明月的晓道长微笑道

……没有没有,您可强了

这一击结下的梁子可就大了

"阿洋……"

"蠢爹陪我玩!"(拉起就走)

"阿洋你看……"

"蠢爹你看那个!"(拉起就跑)

"阿洋你吃……"

"蠢爹我要吃那个!"(抢到就吃)

"阿洋该就寝了……"

"蠢爹陪我……?!"

"你也够了吧"被薛洋拎起来扔门外的尸毒粉一脸懵逼

"道长我们睡觉吧~"

好吧,这下梁子更大了

"唔"扒着薛洋像是下一秒就要扑过来咬人的尸毒粉瞪着晓星尘

"哎呀,崽子你挪开点,你爹我腰疼"薛洋呲牙

"哼唧!"扒得更紧了

晓星尘苦笑"粉粉……"

"什么粉粉我让你这样叫我了吗"尸毒粉吼过去

薛洋给他个爆栗"给你脸你还上头了是吧"

"呜……"委委屈屈的尸毒粉头一扭决定把这账记晓星尘头上

晓星尘无奈地摇摇头"阿洋,粉粉小孩子性子而已"

"说到这个"薛洋若有所思"按我们成婚来看,道长也该算是粉粉半个父母了"

"……啥……啥?!"尸毒粉一脸懵懵的"我…父母……他……谁稀罕他做父母啊!"

"嘿,傻崽欠揍了?"

"……哼唧!"尸毒粉生着闷气坐在一边彻底不说话了

晓星尘伸手揉揉他头

尸毒粉瞥了他一眼,打掉他在头上的手"干嘛?动手动脚的小心我毒死你"

晓星尘一愣'......这也算是关系稍微变好了吧'摸了他被打红的手想到】

"哎,这不粉粉吗,咋在这儿?不是去姑苏,唔……"刚从门外进来的阿箐说着说着就被捂住了嘴

"嘿嘿嘿"尸毒粉一边对着晓星尘他们笑着一边小声对阿箐说着"哎呀,姐姐,我叫你姐还不行吗你悠着点儿!"

站在阿箐后面的宋岚把这幅画面收尽眼里,思考半分就知道尸毒粉是从姑苏偷偷溜出来的"躲在这里不出半日,肯定被抓"

"关你屁事,宋山风,再乱说小爷我就"尸毒粉努了努嘴"我就……就咬你了啊"

宋岚无视他的威胁走进院子









没写完…………从存稿里面翻出来的

剩下等考完再说吧


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叫/最近因为中考所以没时间登真是抱歉!小幺考完后就马上更文填坑!


四月一日!

哥哥!

要好好的!


卖粉了卖粉了

我说你们别害羞啊

陪陪我啊

有意者私聊好不好啊/瘫

能不能来陪陪世界一级保护生物超级可爱的粉粉啊


尸毒粉的叛逆期2

OOC

累死了,中考什么的……绝望









"染子,快救驾啊!"

失去了小姑娘的庇护被金凌抓住的尸毒粉呼救着

可是现在小姑娘完全听不进去任何话

"薛洋前辈好!"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看的薛洋感觉她的腰要折了

"哟?小姑娘这是……挺喜欢我的?"薛洋笑笑,眯起眼睛露出小虎牙

本以为会听到拒绝的答案

没想到下一秒眼前的小姑娘捂着胸口像是快要晕倒一样

"是是是!我,我!我深爱着薛洋前辈!"

赶来的晓星尘等人听见这句话差点也要和小姑娘一样捂着胸口快要晕倒了

"你爱个屁啊!御染还不快点滚过来帮劳资啊!"

"cao!劳资追人呢!你滚一边去!"

尸毒粉被金凌擒住手,不断挣扎着对御染吼到

下一秒御染就吼了回来,和在薛洋面前一副小家碧玉的小女儿姿态完全不同

晓星尘不动声色地插入两人中间

"这位姑娘……"

"tmd!小王八羔子你tm救不救!"

"md,你爹要死啦?!吼这么大声干什么!"

薛洋:喵喵喵???

这句话吼过后场面一度安静下来

…………………………

"那个啥……我……"御染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

尸毒粉趁这个时候摆脱金凌,拉起御染就跑

"哎?粉粉你干嘛呢?!"

御染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拽走

"拜拜了您嘞!"

尸毒粉刚跑没几步"砰"的一声

"卧槽?谁大爷的不长眼睛啊!"

一只手扶住他的肩膀才让他没因为惯性摔倒在地

只可惜的被无辜牵连的御染了

脸朝地…………

"粉儿这急急忙忙的是要跑去哪儿?"温和的声音响起,尸毒粉抬头一看,熟悉的笑脸正对着他

好嘛,都到齐了

"粉儿在外面游荡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该回家了吧"金光瑶笑着说

尸毒粉急忙拉起倒在地上还晕乎乎的御染"不,我跟她回去!"

"臭小子别给劳资废话,要么回金鳞台要么跟我回义城"薛洋不耐烦的说

"……我跟染子回去"尸毒粉低下头沉默半响又回答道

"你还在玩什么小脾气,这么多天你也该消停了吧,小叔叔他们都在找你"金凌有些急躁

"是你说的,那里是金家"尸毒粉小声说着

"我……"金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是自己说的混账话

金光瑶瞥了一眼金凌,叹了口气

金凌貌似下定了什么决心,趁着尸毒粉还低着头没注意的时候一把扛起就跑

"哎?!你给我放开粉粉!"刚刚清醒过来的御染就看见金凌扛着尸毒粉跑掉的背影

"这位姑娘不用惊慌"金光瑶上前一步拍拍她肩控制住她"阿凌是不会对粉儿做什么的"

"放屁!"御染一时心急也顾不得什么该说不该说了"明明是粉粉自己说的他哥家暴他!"

家……暴?

……………………………………

"姑娘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晓星尘开口道

另一边

金凌扛着尸毒粉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回金鳞台还是怎么办,朝着一个方向就死命冲,颠的肩上的尸毒粉快吐了

"卧槽,放老子下来,不然一会儿吐你身上啊"

金.洁癖.凌一听这话一个急刹车

肩上的尸毒粉差点被甩出去"您tm要死啊?!"

好不容易从肩上爬下来了,尸毒粉在一边蹲墙角缓解胃里翻天覆地的感受

"那个……我……"金凌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尸毒粉瞪了他一眼,转过身去面对墙不看他

"哼!"

活了十几年都没哄过人(粉)的金凌小少爷困扰了

…………………………

又是沉默的十几分钟(卧槽?!你想凑字数也不用这样吧?)

"我知道"尸毒粉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那是你家,我找到地方住了,以后不用管我了"

哦豁,这意思药丸

金凌有些急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就是!"尸毒粉咬住下唇迅速起身就对着金凌一阵吼"本来就是!那不是你家吗?!你滚回去啊!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不能咋的!有本事揍我啊!"

怒吼的声音带上了些哭腔

金凌看着眼前吼着吼着就开始哭的孩子心里不断狂刷屏

'卧槽卧槽'

'他咋又哭了'

'小叔叔不在我咋办'

'行行好吵架就吵架你别哭啊'

尸毒粉从小就有个毛病,情绪一激动就容易掉眼泪,说到底还是惯出来的 一天到晚也不出金鳞台没人敢惹他,出大事了有金光瑶兜着,之前还真闹大过事过,蓝曦臣提出把尸毒粉接到姑苏来教养,结果这小祖宗闹了三天整的整个金鳞台是鸡飞狗跳的,这才打消了主意

尸毒粉和金凌也是,从来都是不讲道理的一方,只是金凌一直让着他而已,只不过这次实在是过了,牵扯到金凌的好友蓝思追他们身上去了

金凌刚开始气得要死,经过金光瑶一点醒才明白

他是一天天长大了,有了新的友人,也变得更忙了,可是这小孩子还停留在过去,那个闹一闹哭一哭就会有人递糖的时候

所以导致现在他有且只有金凌这一个玩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作为未来金家家主的金凌自然要扛起这一切,而从小就基本上被娇生惯养的尸毒粉还一直停留在孩子的时期,当然也不用他做什么事

说到底就只是小孩子怕被大人抛下而已

边哭边打嗝的尸毒粉不断擦拭这眼泪 心想着'卧槽,太丢人了吧,还是在笨凌面前哭了……'

这样想着头上多了一样温暖的触感

金凌学着平常小叔叔的样子摸着尸毒粉的头,语气想哄小孩的一样"不哭不哭,傻粉不哭了"

……妈的,你什么意思

有人哄就自然开启了恃宠而骄模式的尸毒粉拍开金凌的手"谁要你哄了,你回你金家去啊,我才不用你管!"

……妈的,你什么意思

好不容易学着哄人的金凌咬着牙咽下这一口气 牵扯出一个温和(凶残)的笑容道"粉粉真的是什么醋都吃啊"

"谁tm吃醋!你瞎吗!"

"是是是,你没有,是哥哥错了好不好?"

"你咋就这么会往脸上贴金呢?!谁是你弟弟了!"

感觉逐渐掌握到要领的金凌加把火

"谁应就是谁啊,也不知道是谁耍脾气使小性子,这么大人了还玩离家出走"

"你!"尸毒粉刚捏起拳头要揍人,拳头就被金凌抓住,红了眼眶差点又气哭了

"唉,你别哭啊!只要你听话,跟我回家,你要什么,哥哥都给你行不?"

(败家发言)

"那是你家!"

"傻粉乖,回家"

"你欠锤是不是!"

两人边吵着,金凌边把尸毒粉背上背

呵,就这家伙一天早睡晚起,日子过得跟猪一样,除了研究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药和阵法就几乎没有别的体力活了,平常的训练坚持不过五分钟,还靠着他走回去?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我尸毒粉!/跺脚/难道/跺脚/失宠了吗?!/跺脚

(小脾气上头)

粉粉生气了哄不好了那种!

(蹲墙角生闷气)


尸毒粉的叛逆期

OOC

这应该是这段时间最后开的一个新坑了

然后准备填坑了,当然包括这个

那个啥,我们慢慢来







最近金鳞台发生了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情

混世小魔王尸毒粉和他们的小少爷金凌大吵了一架

金凌一气之下脱口而出"这是金鳞台!这里是金家!"

尸毒粉闭嘴没在说话

第二天就不见了踪影

听到消息的金凌只当他又在闹小孩子脾气

三天后,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原本在气头上的金凌渐渐的有点怕了

翻遍了全兰陵都没有看到那只粉

金凌只好把这事告诉了金光瑶

金光瑶放下手中的宗务,揉了揉太阳穴

"怎么又吵起来了"

金凌一脸不服气的说"是那家伙找的碴好不好"

"阿凌"金光瑶有些头疼的看着面前的少年"你又不是不知道粉儿的性子"

金凌有些小委屈"小叔叔,每次都是他先找我麻烦"

"他只有你一个玩伴"金光瑶淡淡地对他说了句

金凌闭了嘴,没在开口说话

他也不是真的生尸毒粉的气,从小到大几乎都是被那小伙子气过来的,要是真生气真就被气死了

"好了"金光瑶抬手揉了揉金凌的头"做哥哥的别这样小孩子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 以后粉儿还要靠你照顾好不好"

金凌有些别扭"谁要照顾那个祸害啊"

"阿凌"金光瑶无奈道

"好好好,我不说了,傻粉大脑有限,我不和他计较"

"嗯,阿凌长大了"金光瑶笑笑"现在去接粉儿回家吧,他在外面游荡了这么久恐怕早就想家了吧"

"嗯……"

又过了一天金光瑶有点头疼了

事情远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哪儿都没有看见尸毒粉的身影,义城找过了,莲花坞找过了,甚至去姑苏找了

尸毒粉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这让金凌有点慌了,毕竟事情因他而起,他有些不安地抓住金光瑶的衣摆

"那家伙不会就这样消失的对吧"

"不会的"金光瑶回答道

"啧,这崽子到底去哪儿浪了,回来后看我不教训教训他"薛洋有些烦躁的揉乱了头发

一旁的晓星尘伸手又将他的头发理好

"阿洋放心吧,粉粉是个聪慧的孩子,断不会被人欺负去了"

"谁担心他了?我是怕他死在外面,好不容易养这么大的,浪费了"薛洋撇嘴

"是是"晓星尘笑着说道

不过已经好几天没有消息了,众人心里都有些隐隐约约的担心

"宗主!宗主!"

正当众人还在思考之时,门外传来了下仆大呼小叫的声音

"听人来报有人在义城附近发现了尸毒粉小公子的踪迹"

听到这消息,急了好几天的金凌忍不住率先跑了出去

"哎!阿凌!"金光瑶望着他的背影叫了他一声,看着视野中的身影逐渐变小无奈摇头,转身问那小厮"具体位置?"

还不知道位置就急匆匆跑到义城的金凌像只迷了路的仓鼠一样到处瞎逛着

眼看天色又一点点暗了下来,热闹的集市都已经逐渐散去,金凌有些失落的准备先回金鳞台

"哎,你看这个怎么样"

突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之中还夹杂着少女清脆的笑声

"噗哈哈哈哈哈哈,好看好看"

金凌四处打望着

终于在一个面具摊上发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看着尸毒粉拿着一个狐狸面具和一名不知名的少女打闹着,他忽然间一阵怒气上头

三两步上去,抓住那人(粉?)的手

"玩够了?你也该回家了吧"

尸毒粉身体一僵迅速恢复正常"你谁啊?"

"你也该闹够了吧,大家都在找你"

"我不认识你,放开我"

金凌眉头一皱刚准备开口

刚刚和尸毒粉打闹的小姑娘突然插进在两人中间,伸手打掉金凌的手,横眉一瞪

"粉粉都说不认识你了,你想怎样"

这小姑娘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实际力气还不好,一手下去把金凌的手打红了一大片

尸毒粉趁机会躲到小姑娘的身后,一脸委委屈屈的说着"染子,他欺负我,我害怕"

听到这话金凌翻了个白眼

'又来这套'

这家伙每次做错事耍无赖都来这招

看着眼前装可怜的小少年和一脸坚定挡在少年身前的少女

金凌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家小叔叔那种头疼的感觉

"傻崽,别闹了"

正当尸毒粉躲在小姑娘身后看着热闹的时候,一只手从天而降熟练的揉乱他的发型

"……蠢货爹爹说了不准动我头发!"就在尸毒粉炸毛对着赶过来薛洋吼的时候

护着他身前的小姑娘呆住了,直愣愣地盯着薛洋看

那目光让薛洋有点毛骨悚然

正当他想开口时,小姑娘突然兴奋的掏出根抹额绑在头上凑到他面前

"薛,薛,薛洋前辈!!"

声音震的薛洋的耳膜有点痛

他仔细一看小姑娘头上的抹额

黑色的抹额用红色的丝线绣着几个字

'薛家走尸团'

这……什么玩意儿?

薛洋陷入了沉思




……未完待续

哎嘿(吐舌)







他们俩是天使!宝贝!

OOC

时隔很久很久的更文

开学了……

灵魂出窍

唉……








魏无羡现在捧着杯茶坐在沙发上面感觉很奇妙

就在一个小时前他还在和他的蓝二哥哥酱酱酿酿的时候

不知道为何突然出现在了这个奇怪的地方,身边还围着一大堆人

他一脸懵逼地被江厌离扶起来,又一脸激动了和他的亲亲师姐叙旧,然后被一脸暴怒的江澄拉开

魏无羡(认真):师妹不是我说,你这脾气是更年期的表现啊

江澄(紫电警告):滚!

突然一声尖叫响起

一个女生一脸震惊地盯着他们,手还握着门把手

他们这才发现是在别人的房子里

经过一番鸡飞狗跳后

他们成功在这里安下了家

不过虽然这位姑娘答应让他们住下去,这眼神怎么就这么奇怪呢?

洛幺:咳咳(清嗓子)各位那个啥……

蓝曦臣:姑娘有事无妨,直说便是

洛幺(伸出手指挠挠脸颊):住下是可以住下,不过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请求吗?

蓝曦臣:我们住在这儿已经是很打扰了,姑娘有什么请求直说就好

洛幺:就是那啥,能拜托一下和我的儿子和平一点吗?

江澄(微微震惊):没想到姑娘这么年轻就有孩子了

眼前的女生看着也不过十八,十九的样子

魏无羡(打趣):这是自然的,不过真的看不出来姑娘已为人妇了呢,太年轻了

洛幺(有些不好意思):嘿嘿嘿,也不是我生的啦,不过我很爱他们,他们简直超可爱!是我的小天使啊!(眼里爆发出光芒)要看吗要看吗?!

江厌离(笑笑):好啊,真想看看姑娘的小天使长得有多可爱呢

洛幺(起身拉开茶几的抽屉,翻翻找找):找到啦,看,我儿子是不是超可爱!(拿着相框递过去)

众人好奇地伸头

一时间,客厅响起一片混乱的声音

有人的茶杯掉了,有人喷了茶,还有人牵连着旁人一起打翻了茶杯,同时差点从沙发上摔下去

洛幺(疑惑地歪头):怎么了?

照片上两个小小的孩子靠在一起,扎着小马尾的孩子笑的肆意,手勾着笑的温和的孩子的肩膀,两人背着红色的双肩包背对着阳光笑得正开心

下方还用黑色的笔写着一排小字

金光瑶&薛洋永远在一起

魏无羡(嘴角抽搐):没……没事,姑娘你儿子真可爱'可爱的劳资差点吓死'

洛幺(眼冒红心):我知道,超可爱!对了,不用一口一个姑娘的,我叫洛幺,你们可以叫我小幺

蓝曦臣(微微俯身):洛姑娘……(握紧拳头眼神晦暗)'……我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洛幺:唔?(歪头)有什么事直说就好了哟,不用跟我客气

蓝曦臣(勉强笑笑):没什么

一旁的晓星尘思绪早已乱成一团,再次捧起茶杯的手都是颤抖的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清脆的笑声传来

门突然被打开

小小的金光瑶迈着小短腿跑进来,满头大汗

后面追上来的薛洋一把把他扑倒在地挠他痒痒

金光瑶:哈哈哈好了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闹了成美哈哈哈哈哈哈我,我把糖给你还不行吗

薛洋:这还差不多,给我(伸手)

金光瑶(手伸进小书包里掏啊掏的):喏(拿出一小盒软糖)就因为一盒糖就跟我急,小兔崽子白养你了

薛洋(接过):不知道"动我糖者杀无赦"这句话吗

金光瑶(翻白眼):我还真不知道

"砰"的一声响吸引了两个孩子的视线

晓星尘:阿……阿洋!

金光瑶(左歪头):成美你认识?你又闯祸啦?

薛洋(右歪头):不认识,他谁啊

洛幺(眼神复杂):这位先生以前见过我们家(加重语气)洋洋?

金光瑶(碰碰薛洋肩膀):看,果然是你惹出来的祸吧

薛洋(不服气):我真不认识他

蓝曦臣:阿瑶……

薛洋(幸灾乐祸):看看,你不也有份吗?

金光瑶(面瘫):不认识,关劳资屁事

蓝曦臣(握紧拳头感受着手心的刺痛久久不语)

气氛一时间沉默起来

洛幺(冷静):瑶儿,洋洋,你们先回房间去,我有点事要和客人们谈

薛洋(左歪头):走不走?

金光瑶(右歪头):走吧……?

两只小家伙跑上了楼,偷偷埋在楼梯转角看着

洛幺:两位先生,不管你们曾经和我的宝贝(加重语气)有什么关系,可是我现在是他们的家人(加重语气)请理解

(隐藏语句:我**管你和我家大宝贝们儿有什么过去关系,他们现在很好,要是敢打扰他们,劳资弄死你们啊!)

…………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


背景:老套的穿越梗,魏无羡他们穿越过来,瑶儿洋洋在这个世界复活并被洛幺抚养








@不娶到薛洋不改名 来,大家感谢下这个一直催更的小王八羔子,我更新了,开心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