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子幺

看名字!
就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对伐?/(๑•́ ₃ •̀๑)
叫什么太太
叫……叫小幺儿?

论兰陵双花的友情(恶友友情向……可能?)

提示:本文巨OOC
老父亲瑶瑶,熊孩子洋洋
真的OOC
如果能接受的话
别怪我没提醒你
这文真的有毒
















你知道gay蜜这种东西吗?
他们是小受的靠山小攻的仇人
就和女友的男闺蜜一样让人恨得牙痒痒,不禁想到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生物的存在
当然其中也有受受成双的好gay蜜
例如典型的一对  兰陵双花
今天小幺就带领大家探访一下双花的小攻们对自己小受的好盆友~的看法
小幺:您好!道长,可以采访您一下吗?
晓星尘(面带微笑):当然可以,这位姑娘想问点什么呢?
小幺(莫名激动):您对您的爱人薛洋的好友金光瑶先生有什么看法呢?
晓星尘(微笑扭曲了一下):金光瑶是一位很好的家主也是一位值得交的好友……如果没有某些事的话我很愿意深交……
小幺:看来晓星尘先生已经经历过gay蜜的危害了啊,让我们来看看晓先生的回忆,大屏幕!
那是平凡的一天
"小星星~"义庄内传来一阵撒娇声"你把糖还给我嘛~"
"阿洋"晓星尘无奈道"大夫说你这段时间不能再多吃糖了,再吃就长蛀牙了而且对身体危害很大的"
那是前一天薛洋和晓星尘上街时
一个路过的大夫看见了薛洋这把糖当饭吃架势
凭着一颗充满着医德的正义心
上去和晓星尘说了两句
薛洋没怎么在意但晓星尘被惊道了
为了避免薛洋出现那老大夫说的情况,第二天薛洋的糖就被限制了
面前的薛洋撒娇卖萌打滚无所不用其极之后,惊奇的发现晓星尘这次竟然没有动摇!
'完了,小星星一定是不爱我了'薛洋绝望地想'道长不爱,没有糖吃,这日子是过不下去了'
薛洋眼睛一转,突然乐呵呵地笑起来"那就听道长的,不吃了"
晓星尘:今天这么听话?事反定有妖
于是我们的道长在薛洋出门后就悄悄的尾随了上去
(我没有崩,没有没有没有)
跟到热闹的集市上后,因为人潮的拥挤晓星尘不小心跟丢了
直到三个时辰后
夜晚,人群渐渐散去,晓星尘才在一家糖铺前发现薛洋的身影
他左右手各拎着糖和糕点,嘴里还含着颗饴糖
身边的金光瑶正一边和他说着什么一边给钱
晓星尘上前去刚好听见薛洋说了一句"……瑶瑶你最好了"
????!!!!
这是要绿的节奏吗?!
我已经不在是你心中排行第一的小星星了吗?!
金光瑶无情道"谁给你糖谁就是最好的吧"
"小矮子你很懂嘛"
正当两人打着哈哈的时候
薛洋感觉背后一凉迅速转身
看清来人后
'啊,真的凉了'绝望jpg.
"金宗主怎么有空来了?"晓星尘微笑(没空处理宗事有空和我媳妇(重音)单独逛街?)
金光瑶不甘示弱"我来看看成美"(毕竟我也是看着成美长大?的,作为娘家人来看看也是正常的)
无视了薛洋背景声"不许叫我成美!"
两人对视那是个刀光剑影啊
"阿洋跟我回家"晓星尘率性开口
薛洋感觉大事不妙,回到家那还不待被xxoo啊……
于是情急之下他脑子一热智商一倒退作出了个错误的决定
"我……我今天回小矮子那儿住……"看着晓星尘的眼神薛洋声音越来越小
金光瑶倒是笑得很和蔼?(看吧,我的崽就算嫁过去了还是我的崽(???))
看着薛洋和金光瑶"相亲相爱"离去的样子晓星尘觉得他此时就像被丈夫抛弃的原配
忽然脸上传来柔软的触感
薛洋亲了一下晓星尘的脸"道长是我最爱的所以不能放在好人栏里"
说罢他笑嘻嘻地挥了挥手
"小星星明天见咯"
晓星尘(^_^果然我媳妇终究是我媳妇)
至于那天之后薛洋一个星期没下床的事我们在这里就暂且不提

小幺:这真是份悲伤之中又夹杂着狗粮的回忆,让我们来看看另一方怎么说
薛洋:…………我不想回忆
小幺:好嘞,那么接下来让我们来采访采访金光瑶这边的小攻们
小幺:聂大您好,蓝家主您好
聂明玦:嗯/蓝曦臣:你好 ^_^
小幺:根据之前道长的回忆,你们对于金光瑶的好友薛洋又有何看法呢?
聂明玦:小混蛋!
蓝曦臣:……很……难缠…
小幺:看来这两位也是有故事的男同学呢,接下来放大屏幕

又是平凡的一天
蓝曦臣好不容易处理完事空出几天假期,本来高高兴兴的想去找老婆度过甜甜蜜蜜的一天的
结果到了门口却看见薛洋缠着金光瑶去逛集市(糖又被道长禁了,急需一个付钱的人)
旁边坐着黑着一张脸的聂明玦,一看就是约人没约到的
眼看薛洋就要拉着自家老婆走了,蓝曦臣急忙上前叫道"三弟"
金光瑶回头"是二哥啊,有什么事吗?"
"今天……"蓝曦臣委婉地表示
"抱歉二哥,今天不行"金光瑶看看薛洋又看看蓝曦臣,最终还是决定选择自己的小伙伴
(毕竟每次和那两个混账约到最后总会约到床上去)
蓝曦臣如遭雷劈
聂明玦上前拍拍肩"看他手势"
只见薛洋在金光瑶没注意的地方悄悄朝着两人比了个三
"三包糖?"蓝曦臣疑问
"你太小看他了"聂明玦摇摇头
"三十?三百?"
看着对面两人一个不动如山一个没弄懂薛洋准备放大招,拉起金光瑶就走
蓝曦臣一咬牙比了个OK
不管是什么他一蓝家家主总不可能出不起吧
聂明玦看了蓝曦臣一眼,眼中情绪复杂
还是太年轻
最终蓝曦臣和金光瑶度过了快快乐乐的一天(蓝曦臣单方面  金光瑶:这崽白养了)
第二天蓝曦臣带着满足的笑容帮金光瑶揉腰的时候
薛洋大包小包的闯了进来,然后自来熟的打起了地铺
"薛道友这是?"蓝曦臣不解地问身旁见怪不怪的金光瑶
"打地铺,瞎了吗"被折腾一夜的金光瑶自然对他没什么好脸色
"打,打地铺"蓝曦臣的笑容微微僵硬"为什么非要在你房间?"
"他以前被捡回来的时候跟我睡一个房间睡习惯了"
(好gay蜜睡一起是当然的啦,都是受,纯洁纯洁)
薛洋带着坏坏的笑道"接下来三天就多多指教了"
三天?!
说着他坐了下来,一瞬间他的脸色扭曲了一下
昨天晚上道长太狠了
蓝曦臣从没如此悔恨,早知如此还不如就昨天放了他,接下来三天都是我的!
太天真了,就算你昨天放了他他也会住下的,毕竟这里可是别人娘家……
接下来三天蓝曦臣过着能看不能吃,还要时时刻刻忍受他们之间"亲密互动"的日子
他终于明白了聂明玦最后看他那一眼的含义
不听前辈劝吃亏在眼前
聂大可是过来人
(也就是说也吃过亏对吗)

小幺:看来大家都是同病相怜啊,最后大家对自家好友的好朋友~有什么想说的吗
晓星尘:请你
蓝曦臣:离我亲爱的
聂明玦:远一点!
薛洋:……走,小矮子我们买糖去
金光瑶(老老实实被拉着):不要叫我小矮子,成美
…………啊,反正又不会搞到床上去你们就睁只眼闭只眼吧
薛洋:睡过哦~同一张床
毕竟那个时候……剩下的也只有彼此了
…………………………………………………………………
等等!你们冷静一下,把剑放下!
杀人啦!快逃命啦!















评论(12)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