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子幺

看名字!
就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对伐?/(๑•́ ₃ •̀๑)
叫什么太太
叫……叫小幺儿?

论兰陵双花的塑料友情(恶友友情向)

一如既往的有毒
巨OOC
请做好心理准备

你知道恶友这种东西吗?
他就像芥末味的蛋糕,看起来甜蜜实则有毒
和你的日常的互动和交流让你不禁想'我是上辈子欠了这货的吗'
结交了一个恶友比结交了一群敌人还让你脑阔疼,古话说过不怕虎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而他刚刚好是这名让你又爱又恨的猪队友
打吧又打不过,说吧他死猪不怕开水烫,断了吧……想都不要想
还能怎么办?就问你还能怎么办?

今天小幺就带领大家来看看传说的恶友
鼓掌欢迎我们的兰陵双花
啪啪啪!
金光瑶(^_^) /薛洋:给你三秒钟把称呼收回去(降灾,恨生对准)
小幺:大佬对不起!(鞠躬)
小幺:咳咳,首先让我们来采访一下双花呸,恶友之一金光瑶先生!
(啪啪啪!)
小幺:请问金光瑶先生,您对您的恶友薛洋同志有何见解呢?
金光瑶(笑眯眯):让人恨不得打死以后再从坟里扒拉出来鞭尸的小混账
小幺:看看,这评价,一看就知道是真.恶友不解释,请问金光瑶先生愿意分享一下您的经历吗?
金光瑶(莫名让人感到阴风阵阵的笑容):当然
那是一天傍晚
刚下过雨,空气中有点潮湿
薛洋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
"瑶瑶"
"嗯?"正处理着宗务的金光瑶抬起头来
"我好无聊"
"找你家道长去"
"我就是为了躲他才跑回来的"薛洋扭来扭去不断变换想找一个舒服点的姿势
金光瑶看着眼前的人,头发有些乱,衣服已经被蹭得散乱开来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锁骨,精致又带有稚气的脸上总是坏坏的笑容,露出两颗小虎牙可爱极了
'怪不得跑回来'金光瑶脸上微笑心里mmp'这副样子上街绝对会被当成卖淫的,不被你家晓星尘艹死才怪'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金光瑶)
"瑶瑶"
"干什么,说"
"我无聊"
"出去玩泥巴"金光瑶随口一说
"哦"
没想到薛洋还真的去了,金光瑶有点诧异,不过还是处理宗务要紧,前几天那两个混蛋来找人害得……
金光瑶看着桌子上小山般的宗务,摇摇头叹气
没过多久,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回首,掏,鬼刀一开,走位走位~"
手中的卷宗突然被人给夺走,只见薛洋拿着卷宗就要跑,到门坎时
"妈呀"
"砰"
这一跤摔得可真疼,还是脸着地,没毁容吧
"哎哟"薛洋从地上坐起来揉了揉额头
金光瑶走到他身边伸出手
薛洋刚要搭上去,结果金光瑶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拉到身前
"瑶……瑶瑶啊……"薛洋声音有点颤抖
他可以看到金光瑶背后实质的阴影了
哦豁,叫你皮
金光瑶抓着他衣领先往左转
薛洋刚刚手中的卷宗已经在他摔倒的时候飞了出去,正好插在了花坛的泥中
再往右转
薛洋刚刚跑的时候不小心绊倒的桌子,卷宗散地到处都是,打翻的墨汁落到一堆卷宗中把原本雪白的宣纸染成黑色
因为薛洋刚刚出去玩泥巴了(?!)进来跑的时候……呃……看这到处都是泥巴印的房间就知道了
"我改了一整天的卷宗"金光瑶微笑着说"我的房间"
不,你别这样,我害怕
薛洋咽了咽口水"我现在回道长那儿还来得及吗"
"你说呢(^_^) "
那一天薛洋第一次感受到了地狱

小幺:真是悲惨的经历啊,洋洋你怎么看
薛洋:…………可以别老是问我这样的问题吗,我不想回忆
小幺:唉,现在想起来瑶瑶真是含辛茹苦地把洋洋拉扯这么大啊
金光瑶:是的,很不容易
薛洋:???你们是一群沙雕哦
小幺:那我们接下来来采访一下双花另一位薛洋先生
薛洋:有福利吗?
小幺:我你要吗?
薛洋(惊恐):你们和我什么仇什么怨拿一个这样的东西送我
小幺(▼皿▼#):信不信我分分钟粉转黑
薛洋:你都已经粉似黑了,我还怕你粉转黑
小幺:……这个数,不能再多了(手比了个5)
薛洋(眼睛发光):成交!
你们这样当面做py交易真的好吗?学学别人瑶瑶
金.出场一次价格高的你无法想象.光瑶表示:呵呵(^_^)
薛洋:听不听,不听我走了
小幺:听!

那是一天
薛洋和金光瑶因为某些事在外奔波
晚上薛洋死皮赖脸地要和金光瑶住同一件房间
"你有房间自己睡去"金光瑶道
薛洋笑嘻嘻的在金光瑶的床上打了个滚"瑶瑶我们来开睡衣晚会嘛~"
两个人开个屁啊
薛洋对着金光瑶抛了个媚眼"来嘛~瑶瑶~"
金光瑶嫌弃地看了他一眼,突然僵住了
"怎么了"薛洋察觉到了金光瑶的不对劲
"成,成美…你背后"
到底是什么把堂堂敛芳尊吓到连话都说不直了
薛洋警觉的转身
好吧,小矮子的确该害怕
墙上(床靠墙嘛)爬着一只又大又黑油光水滑的……小强
"瑶…瑶"薛洋回头正打算寻求帮助
一阵冷风吹过背后早已空空如也
薛洋只好继续扭过头去和小强大眼对小眼
(不看着它的行动路线一会儿爬身上来了怎么办)
结果……小强飞走了…飞走了!!!
你知道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是什么吗?
就是当你在房间时……
房间里有一只看不见还会飞的小强!ps:超级肥的那种
第二天清早,薛洋才敢下床来
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废话整夜整夜的不敢合眼啊)气冲冲地去找金光瑶
刚踹开隔壁房门,一阵冷风吹过,房间里空空如也
(傻眼了吧,啊哈哈哈哈哈哈)
路过的小二好心的跟傻愣愣的站在门口的薛洋说了一句"这里的客人昨天晚上就退房走了"
MD
薛洋正准备去金家找人,可惜将要跨出客栈的那一刻
客栈老板庞壮的身体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位客人你的钱还没付呢"
薛.跟金光瑶混吃混喝混住混穿.洋表示:付钱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们仍未知道那一天薛洋到底是怎么出的客栈

小幺:难道不是靠暴力吗
薛洋:我是那样的人吗
(全场注视)
薛洋(理不直气也壮):当然不是
金光瑶:不要试图跟他比脸这种东西,他没有
薛洋:小矮子怎么说话呢
金光瑶:不要叫我小矮子,成美
薛洋:不要叫我成美,小矮子
(这是要打起来的节奏,打!打!←_←看热闹不嫌事大)
金光瑶:刚才回忆了某些事让我非常的不爽…
薛洋:像我很好一样…
小幺:一个不断作死无极限挑战人的下限,一个坑人于无形之中关键时刻靠不住,啧啧啧,挺配
薛洋/金光瑶:(^_^#)
小幺:当然这也不能说我们的双花不行,恰恰相反他们心胸宽阔、乐于助人 机智灵便、通晓古今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思想成熟、精明能干、为人诚实、个性稳重、具高度责任感、反应快、有进取心…………两位大佬把剑放下好吗



















评论(1)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