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子幺

看名字!
就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对伐?/(๑•́ ₃ •̀๑)
叫什么太太
叫……叫小幺儿?

论那些糟心的恶友2(兰陵双花主场)

百忙一中敷衍一下你们
我是真的没有灵感啊
不行了啊
很尬,恶友情真的只是友吗?
可是他们都有老公了耶
有一种友情叫恶友










一次考试作弊
老师:你们俩个已经你们的成绩已经够好了吗?就知道作弊!成绩很快就下降了,以后还想考大学?!吃不吃得饱都是个问题!
薛洋:嗝~(饱嗝)
金光瑶:噗……(憋笑)
老师:……就你!薛洋你抄的挺欢的啊!金光瑶你也是居然帮他在考场作弊!
薛洋:老师他没有,我在考试前就准备好了答案的
老师:哟呵!你还挺嚣张啊!说小抄呢?!
薛洋:没打小抄,我答案尺子上的
老师:你还抄在尺子上,你!
薛洋:现在这年代哪还用抄啊,老师你太out了吧,直接打印就好了
老师:哎哟(捂着胸口)你把我气得(手指颤抖)说!是不是还有人帮你们作弊
薛洋:哪有人啊,全班同学自己作弊都来不及还有时间帮我们……
老师:……
金光瑶:都说了叫你说话婉转一点又把老班气晕过去了,这次医药费该你出了我不会帮你垫的
薛洋(毫不在意的挥挥手):没事,小星星出差之前给我留了生活费,爷现在有钱
金光瑶(伸手):有钱不准备还一下这么多年给你的抚养费
薛洋(拍掉手搭肩):安啦,今天我请你吃饭呗
金光瑶:有本事别用学校食堂打发我
两人远去
老师:你们两个至少帮我叫个人啊!喂!







一次吵架
薛洋气急了动了手,打了金光瑶一巴掌(打背上的)
金光瑶(震惊):你敢打我!
薛洋(心虚):打就打了怎么样!
金光瑶:你完了!
薛洋(心慌):说好你不叫蓝曦臣我不叫道长的!
金光瑶:你敢打你阿爸,你这是不孝!
薛洋:…………我呸!
金光瑶:你会有报应的!一会儿打雷了小心被劈!
薛洋:我怕你?呵
刚走了几步,薛洋摔了个大马趴
金光瑶悠闲的从他身边走过
金光瑶:我说过了你会遭报应的
薛洋气急败坏地从地上爬起来追上去
结果
一道紫电闪过
江澄(被江厌离金子轩拉过来助场的):不用谢
金子轩表示:你敢打我弟弟,让你免费体验下紫电的滋味
江澄:……要不是阿姐叫我来……
金光瑶:只说不叫老公,又没说不准叫老哥





一次失恋
小幺(薛洋同桌):呜啊啊啊!那个渣男!
金光瑶(拍拍背):好了好了
小幺:呜啊啊啊啊!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薛洋:咳咳
小幺:呜啊啊啊,除了基佬以外都是大猪蹄子!
薛洋/金光瑶:感觉有哪儿不对的样子
薛洋:我说祖宗啊你都哭了三小时了,不累吗?
小幺(鼻涕眼泪直流):失恋的又不是你,你们俩有男朋友的肯定不能理解啊
金光瑶(递纸巾):成美你少说两句
薛洋:哎哟呵,还说不得啦,人家高三你高一,段数能一样吗
小幺:呜呜,你不是也段数挺高吗?都不提醒我一下
薛洋:天地良心,我从一开始就说过了那男人不可靠,小矮子一天到晚劝你分,你还在那说什么'没事的,我对他又不上心'
小幺:时间久了就上了嘛,呜呜呜!
薛洋:……小矮子我耳朵疼
金光瑶:谁不是啊……
小幺(抽噎):是不是兄弟了
薛洋:是是是,所以这位兄弟你快点吃完快点走好不好,要不然我们回家去吃?
此时三人正坐在饭店包厢里
薛洋和金光瑶看着洛幺在这里边吃边哭了三小时
(注:全程金光瑶买单)
金光瑶(眼神传递):我真的好奇她是怎么做到鼻涕眼泪一脸还吃下去饭的
薛洋(眼神传递):快闭嘴你会让我产生不好的联想
金光瑶(眼神传递):我觉得她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薛洋(眼神传递):我也是,下次绝对不能放她出去了,不然一顿下来小矮子我都替你扎心
金光瑶(眼神传递):该清场了
薛洋:小矮子,我刚刚出去透风的时候看见有个小哥哥在外面抽烟哎
金光瑶():是吗?长什么样啊?
洛幺悄悄竖起来耳朵
(金光瑶/薛洋:上钩了)
薛洋:长得挺帅的,偏温和范但是性格看起来挺冷的
金光瑶:那样的男生应该挺受欢迎的吧
短短几句话的时间一旁本来正大块畅饮的洛幺不见了踪影
同时外面传来的声音
小幺:不好意思啊小哥哥,不小心弄掉了你的烟
……………………
金光瑶/薛洋:女人是种神奇的生物






一次温馨
金光瑶今天心里很难受,难受到一回到家就躲在被子里不出来
薛洋今天少见的乖巧,不但主动干了家务活,还做了晚饭,虽然极其糟糕就对了
薛洋(推开门):小矮子?吃饭了
床上鼓起的被子没有动静
薛洋只好悄悄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他端着餐盘上来
薛洋:小矮子至少吃一点吧,喝点粥?
还是没有丝毫动静
薛洋把餐盘放到一边俯下身抱住了一团"被子"
"被子"颤了颤
金光瑶从里面转出来刚好撞上了薛洋
薛洋想了想,放开被子抱住了金光瑶
金光瑶僵了一下,慢慢放松了身体
薛洋学着小时候金光瑶哄他的做法,一下一下像撸猫一样摸着金光瑶头发,拍拍他的背
薛洋:小矮子你等着,我明天就去打蓝曦臣一顿
金光瑶:……不许去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和脆弱
薛洋很少见到金光瑶这样,从上初中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薛洋:他都背着你出轨了,还为了那个女人订做东西,该打
金光瑶:我说不许去!
声音带着一丝哭腔
薛洋觉得有什么热热的液体打湿了他的衣服
他没再说一句话,只是一直抱着金光瑶,直到薛洋睡着
月光撒在相拥而眠的两人的身上,依稀可以看见金光瑶眼圈微红,但情绪已经好了许多
或许是因为平常一个人承担的伤,现在有人能陪着他一起了吧
薛洋梦呓着:小矮子……我帮你打他……
金光瑶嘴角微微上扬:都说了不许你去
所以说恶友啊真是……太令人喜欢了!




(后续:
蓝曦臣:阿瑶你听我解释!
薛洋:小矮子我们走
眼看薛洋就要带着金光瑶跑路了蓝曦臣急了
蓝曦臣:不是,阿瑶!那是送你的,不是给她的!不是!
金光瑶顿住步伐
蓝曦臣一看眼睛亮了,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
打开一看,是枚戒指,用银链串成了项链
蓝曦臣:这是给你的
金光瑶:……那那个人
蓝曦臣:那是店里的员工忘了把链子串上才急急忙忙地送过来
金光瑶(///ˊㅿˋ///):……勉强原谅你这次
蓝曦臣(^_^) :那就谢谢金宗主大人有大量了
被甩了一脸狗粮的薛洋:……玛德!劳资找道长去!下次绝对不管你了!



























评论(9)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