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子幺

看名字!
就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对伐?/(๑•́ ₃ •̀๑)
叫什么太太
叫……叫小幺儿?

论那些年的作死经历

人物OOC

巨OOC!

有毒!

谨慎入!

别怪劳资没提醒你!








(1)薛洋(握拳):小矮子小矮子!

金光瑶:怎么了?

薛洋:快过来我给你看个宝贝!

金光瑶(好奇):什么?

薛洋(伸到金光瑶脸边):你看……

"啪"的一声,薛洋突然伸出手在金光瑶脸上打了一下

金光瑶(一脸懵逼)

薛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光瑶(笑):好玩吗?

薛洋(笑不出来了):不……不好玩……

金光瑶(温善的笑):怎么不好玩了呢?刚刚笑得不是挺开心的吗

薛洋(怂的一批):没,没有……小矮子你别过来啊……救命!谋杀!……





薛洋:小矮子小矮子!

金光瑶(叹气):你又怎么了?

薛洋(指天):你看那儿!

金光瑶(抬头):怎么了?

薛洋(忍笑):那儿有东西,你没看到吗?

金光瑶(疑惑):什么东西

薛洋:有个傻逼在望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光瑶(笑着靠近薛洋):哦,原来如此呢

薛洋:……对不起,大佬我错了……嘶,疼……秃了秃了!



(以下涉及物拟尸毒粉与降灾)


(2)蓝曦臣最近很苦恼

蓝曦臣最近特别苦恼

蓝曦臣最近苦恼地快秃了

原因是这样的

他好不容易跟他家阿瑶修成正果,还没来得及进入甜甜蜜蜜的热恋期的时候

某个五千瓦的小电灯泡就冒了出来

那家伙简直好样的,他和金光瑶去哪儿都要跟着,拉拉小手都在从两人中间钻出来让他俩分开然后自己抱着金光瑶手

对此金光瑶只能保持无奈

谁叫尸毒粉年纪小呢,而且还喜欢撒娇卖萌,就连经常和他互怼的降灾都得让他一步

群宠无疑了

蓝曦臣一不能赶他走,二不能发脾气

毕竟尸毒粉是小辈又孩子气他总不可能跟一个孩子计较吧

不过就算这样蓝曦臣也很想骂一句"mmp"

不行,要雅正

蓝宗主听说尸毒粉又拉着金光瑶去逛集市了哦

雅正你个大头鬼!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蓝曦臣想'必须改变这种情况!'

第二天

尸毒粉正哼着小曲蹦蹦跳跳地想去找瑶咪时

半路被降灾拦了下来

尸毒粉:混账哥哥你干嘛m

降灾:哎哟,这不是便宜弟弟吗?来让哥哥抱抱

尸毒粉(退后):噫,滚犊子!

降灾(捂胸口):便宜弟弟这么能这样对待哥哥

尸毒粉(冷笑):反正你肯定没安好心

降灾:答对了,所以便宜弟弟是选择乖乖跟我走呢还是打一顿再跟我走呢?

尸毒粉:我还要去找瑶咪,你一边玩泥巴去吧

降灾(叹气):那就没办法了(拿出铁链)看来便宜弟弟选择后者呢

尸毒粉(怂了):哪有你这样欺负弟弟的!

降灾(笑):自己不好好练武怪得了谁,你亲爱的哥哥最近研发了几种新药,我可爱的弟弟会帮哥哥的对吗?(露出小虎牙)

尸毒粉(炸毛):你果然又要拿我去试药!既然这么喜欢那你自己怎么不去试啊!

降灾:哎,我只是想把好东西分享给弟弟而已嘛

尸毒粉:你离我远点啊!我叫瑶咪了!

降灾(一把扛起尸毒粉):你叫啊,话说便宜弟弟你得减肥了

尸毒粉(不断挣扎):tmd还不快放劳资下来!

降灾(拍拍屁股):乖,哥哥带你去浪~

尸毒粉(羞红了脸):你变态呀!

另一边

金光瑶(正在读书):今天怎么不见粉粉来找我?

蓝曦臣(推门而入):阿瑶

金光瑶(惊喜的笑放下书):二哥,你怎么来了,你好多天没来金鳞台了

蓝曦臣'我可以说是因为尸毒粉拦着不让我进去吗……'

蓝曦臣(浅笑着抱住人):所以我很想阿瑶啊

金光瑶(开心):二哥~

蓝曦臣(笑):今天天气这么好,二哥陪你出去走走?

金光瑶(早已把尸毒粉抛在脑后):好啊

蓝曦臣(拉起人的手):那就走吧

(尸毒粉:。゚(゚´Д`゚)゚。瑶咪)






ps:

蓝曦臣: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降灾(翘着二郎腿手中一上一下地抛着硬币玩):堂堂姑苏蓝氏蓝大宗主居然还有事要拜托我这个小人物

蓝曦臣(揉揉太阳穴):是关于尸毒粉的

降灾(手中的动作停止了):便宜弟弟怎么了?

蓝曦臣:我想请你帮我拦住他让我有时间和阿瑶单独相处………你也知道他看我……很不顺眼

降灾(继续抛硬币):哦~是这样啊,不管蓝宗主既然知道便宜弟弟讨厌你,那一定知道我对你也没多大好感吧

(何止是没好感,讨厌蓝曦臣的程度几乎和尸毒粉不相上下)

蓝曦臣:我知道你最近的实验缺少了一味重要的药草,云深不知处中还有几颗存货,只要你能帮我拖延一下时间,我可以把它交给你

降灾:我这算是拿便宜弟弟换一颗草药吗?

蓝曦臣(皱眉):这并不是……

降灾(打断):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帮你的

蓝曦臣(狐疑)'这人这么轻易地就答应了?'

降灾:不过除了草药我以后的实验材料也要请你费心了

蓝曦臣(点头):没问题

降灾(起身离开):那么合作愉快,我先走了

蓝曦臣突然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

在降灾起身时,他看到降灾腰间挂着一个玉佩,上面刻着歪歪扭扭的字让人分辨不清

不过蓝.视力超好.曦臣还是看出来了

那是一个'粉'字






(3)倾盆大雨哗啦啦的下着

薛洋坐在树底下,打湿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他的半张脸

他一动不动地在那儿坐着,就像个僵硬的木偶人一样

"说了你又不听,结果最后还是把自己搞成这样一副样子"金光瑶拿着伞站在薛洋身前"回家吧"

薛洋一言不发

金光瑶叹口气丢下伞抱住了他

薛洋从一开始的沉默不语到渐渐的颤抖

金光瑶拍拍他的背

薛洋在金光瑶怀里发出了哭腔"没事"

金光瑶"嗯,我知道"

两人就这样相依偎在雨中,大雨打湿了他们身上的衣服,风吹过刺骨的冷,可是他们还有彼此互相给对方温暖和依靠

远处

有两个人撑着伞看着这一切

其中一个人看了一会儿转身走人

另一个叫住他

"你就这样放弃了?"

"放不放弃又如何"那个人沉默了一会儿道"我早已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陪在他左右"

叫住那人的人苦笑

是啊……这样的自己怎么还敢奢求着去爱他呢




















我知道最后一段OOC了,所以我才想提醒一下下的嘛


评论(8)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