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叫糖糖就没气泡了!

梦想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
嘻嘻
要做一只标准的软萌妹子
但戳到底线了
分分钟把你撂倒在地哦~

论那些年的沙雕脑洞

人物OOC

注意了啊

困死了,睡觉去惹

我……是不是过气了啊(身影灰暗……离去)















魏无羡:小流氓,你和瑶瑶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薛洋:还能什么关系,你觉得是什么关系

魏无羡:我看你们挺相亲相爱的啊

薛洋:我是挺爱他了啊

魏无羡:哦~

薛洋:就像老父亲对自己智障儿子的爱一样

魏无羡看着薛洋身后突然不出声了

薛洋(疑问):怎么了?

金光瑶(笑眯眯):老父亲?智障儿子?

薛洋一愣,在骨气和生命之中挣扎了半天

最后他决定了!

薛洋(回头):爸爸!

金光瑶(慈祥的笑):傻儿子

魏无羡(不容直视):小流氓你太没有骨气了

薛洋(傲气?):骨气重要还是命重要









金光瑶和魏无羡关系一直不是很好

直到一次闲聊改变了他们的关系

薛洋:明天又要测长跑

魏无羡(叹气):完了,我跑一半就没气了,还要被被人超整整一圈

金光瑶(突然兴奋):是不是那种'呼……呼……'半条命都没了还整个喉咙都是血腥味?

魏无羡:对啊,难道你也……

金光瑶(深沉脸)

魏无羡:家人啊!

金光瑶:亲人啊!

魏无羡:家人,你爱我吗?

金光瑶:亲人,我爱你啊!

薛洋:……哈?你们这样不怕被艹到下不了床吗?

魏无羡/金光瑶:闭嘴!就你秀!





一天中午吃饭时

金光瑶(默默喝汤)

薛洋(突然把金光瑶头按下去)

金光瑶(小半张脸被汤打湿)

薛洋:生气了吗?

金光瑶(微笑……然后狠狠按着薛洋的头撞向桌子)

"砰"的一声

又弹(?!)了起来

金光瑶(笑眯眯):生气了哦

其他人(惊恐)

薛洋(捂着红肿的额头惨兮兮)





若是金光瑶和薛洋的身体转换梗

上学

金光瑶(一脚踢开大门)

蓝曦臣(听到声音皱眉正要回头训人看见是金光瑶后瞬间懵逼)

魏无羡:……我是不是还没睡醒(揪一下脸)果然没睡醒……

江澄:把你的手从劳资脸上放下来

魏无羡:师妹,痛吗?

江澄(脸红了一小块):呵呵,你可以试一试

魏无羡:不用了谢谢!

金光瑶(随手把书包一扔瘫坐在椅子上)

蓝曦臣:阿瑶?

金光瑶(不耐烦):有事?

蓝曦臣:今天是……身体不舒服吗?

金光瑶:没事

蓝曦臣(伸手想测一下金光瑶额头的温度):阿瑶,不要强撑着还是去看看的好

金光瑶(打开蓝曦臣的手):我说了没事(语气中透露着点点厌恶)

蓝曦臣一愣:阿瑶无事便好(默默回到座位上身影灰暗)

"吱嘎"

门又被打开了

薛洋(笑):早上好

江澄(嘴角抽筋):……早

薛洋(向江澄点点头)

魏无羡:师妹我觉得我可能陷入了多重梦境,看过盗梦空间吗就是那种……

江澄:蓝忘机快把你媳妇带回去!

晓星尘:阿洋,我给你带了早饭

薛洋(疏离有礼):谢谢,我已经用过了

晓星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阿洋?

薛洋:嗯?

晓星尘:难道你昨天晚上出去的时候受了风寒?

薛洋:没有,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晓星尘:……不,没了(去和蓝大一起思考人生)

(打住!

大家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是不是觉得很莫名其妙?

(闭嘴标题都讲了)

事情是这么一回事滴!)

前一天晚上

金光瑶(困):成美大半夜的你出门干嘛?

薛洋(兴致勃勃地在地上画着什么):小矮子你等等,马上就好了

金光瑶(站着打瞌睡)

薛洋:好了!

金光瑶(被惊醒):薛成美!大半夜不睡觉干什么呢?!

薛洋:你看看这个(指指地下)

金光瑶(低头):这是什么?

地上画着繁琐的阵法

薛洋:我在一本古籍上找到的,说是能理解心爱之人的想法?好像是这样的

金光瑶:那你叫我干嘛?不去找你的道长?

薛洋:没有实验过,道长出事了可怎么办

金光瑶(#):我出事了就可以了对吧

薛洋(摊手):小矮子不一样嘛

金光瑶(笑吟吟):哪儿不一样?

薛洋(是要被揍的预感):看,时间快到了!

脚下的阵法逐渐发出光亮

随后

凌晨五点多

公园里

金光瑶[薛洋](被推醒):烦死了,劳资要睡觉

薛洋[金光瑶]:你醒了

金光瑶[薛洋]:……说!你是谁!你是不是想谋杀我好继承我的道长!

薛洋[金光瑶](笑得人背后发凉):这个问题我也想问呢,你个**都做了些什么

金光瑶[薛洋]:卧槽?(站起身来,感觉视线有点低,风一吹,长发从脸颊略过)

金光瑶[薛洋](身体邦邦硬欲哭无泪):瑶瑶啊……我说只是个意外你信吗?

薛洋[金光瑶](^_^) :你觉得呢?






















评论(7)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