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叫糖糖就没气泡了!

梦想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
嘻嘻
要做一只标准的软萌妹子
但戳到底线了
分分钟捶爆你的头

魔道日常小段子(恶友主场)

第一小段恶友有点点暧昧
原谅我全职太难写
至于为什么
也许是天赋问题?
总感觉恶友沾手就来
我最近好像没有灵感了加上要期中考试
所以……大家一个星期后见!
也许不一定,我可能还会发几篇但肯定没有之前那么高产就对了
我的恶友很多可其他一直很少啊











甜品店
薛洋:盯~
金光瑶:-_-
"唉"金光瑶把身前的蛋糕推过去又把薛洋的苹果汁拿过来"真受不了你"
"嘿嘿嘿"薛洋笑道"瑶瑶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金光瑶起身抹去薛洋嘴边的蛋糕屑"是是是,谁给你好处谁就好对吧"
"你果然最懂我"
"快吃你的吧"


运动会
1500米比赛现场
"小流氓他落到最后啦"魏无羡道"瑶瑶,你怎么还这么淡定啊,我们班输了可是要罚洗厕所的"
金光瑶慢悠悠的鼓弄着手里的东西
"好了"他拿起手里的东西说着
魏无羡一看,那是一个扩音器
"咳咳,试音试音"金光瑶深吸一口气"第一名的同学将获得由高年级学长晓星尘提供的甜品券两张并有一次约会机会!"
话音刚落,只见跑道上烟尘滚滚
裁判举起薛洋的左手
"我们的第一名,薛洋同学!"
金光瑶:深藏功与名


七夕节
薛洋:各位单身狗朋友,你们今天找到人过七夕了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照片.jbg(和某人一起吃晚餐)
          照片.jbg(和某人一起逛夜市)
        魏无羡:我看见衣角了,那个人是金光瑶!
        金凌:小叔你出轨了?!
        江澄回复金凌:金凌快回家!门禁前还没回来我打断你的腿
        魏无羡回复江澄:别这样嘛~他和思追的假今天我请了
        江澄回复魏无羡:为什么要加上蓝思追?!魏无羡你给我说清楚!
        蓝曦臣:三弟……为什么不和二哥过
        聂明玦:今天不是说好了和我过吗?
        金光瑶:不好意思啊大哥二哥,改天补吧
(金光瑶:我可不想好好的七夕节在床上待一天)
        晓星尘:阿洋,我买了糖在家等你的
        薛洋回复晓星尘:道长我马上回来!
(金光瑶:??!这什么辣鸡玩意,丢了吧)
        蓝曦臣:三弟你看,薛洋都回去了
        金光瑶:……我也马上回来
       聂明玦:在哪儿,我开车来接你
(注:最后瑶瑶还是在床上待了一天连同洋洋一起)


回家时
金光瑶远远的就看到去了一趟超市的薛洋疯狂的跑回来
薛洋一脸兴奋地对着金光瑶说"啊哈哈哈哈哈,小矮子,我刚刚去超市买东西,15块的一包糖我给老板50,结果他找了我40,啊哈哈哈哈哈傻逼老板!"
金光瑶一脸冷漠"哦,那你的糖呢?"
薛洋举起右手"我的糖……哎?"一脸懵逼
右手空空如也
"哎哟,我的糖!"薛洋又狂奔回去
金光瑶:呵呵,傻逼玩意儿

日常糟心
众人吃饭时门铃响了
薛洋:瑶瑶开门去
金光瑶:凭什么
薛洋:你离门近
金光瑶举起手看样子就要往薛洋脸上来一巴掌
晓星尘急了立马站了起来
蓝曦臣准备上去拦着
聂明玦……继续吃饭
魏无羡眼睛发光'看好戏了!'
然后
"石头剪刀布!"
薛洋:小矮子你输了你开门
金光瑶:……哦
众人:………真是个好办法
开门
小幺:您好,你的快递
金光瑶:我没买东西啊(回头)你们谁买东西了?
小幺(大声):我发小是猪!谁的快递!
江澄:魏无羡!
魏无羡(委屈):真不是我,我没买东西
蓝忘机(护着):我证明,他没买
江澄:……那是谁的?
发小?
薛洋已经把头埋进了饭碗里
小幺(再次大声):我发小是猪!谁的快递!
薛洋(弱弱的举起了手):我的……
小幺:请签收一下
薛洋(顶着金光瑶要杀人的目光收了快递)
关上门
薛洋来个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托马斯回旋……下跪
"瑶瑶我错了!"
金光瑶(冷笑):猪?
敲门声再次响起
这次蓝曦臣去开了门
小幺:不好意思还有一个,谁是佩奇
金光瑶:我
…………城里人真会玩











    


论兰陵双花的一天

小小的晓薛,曦瑶,聂瑶
嗯,我收回前面存稿没了的话
这篇之后才是真的没了
OOC
私设现代高中
暴力瑶妹


上课时
老师把批改好的卷子发下来了
发完后还剩一张没写名字的
老师(举起卷子):这是谁的卷子没写名字?
薛洋(起哄):哪个傻逼的卷子!
然后他身边的金光瑶默默走了上去拿卷子
金光瑶(回头):刚刚哪个叫我傻逼
薛洋(气儿都不敢出一声)
【ps:下课后薛洋被金光瑶追着打跑了五圈教学楼】

下课时
薛洋和金光瑶聚在一起争吵着什么
魏无羡路边好奇地路过偷听了一下
薛洋:我的长!
金光瑶:我比你大
薛洋:我的比你长
金光瑶:你插进去都是松的
薛洋:不信掏出来比比
魏无羡惊了
魏无羡:卧槽!光天化日之下你们俩竟然!
薛洋和金光瑶转身
只见他们一人手里拿根充电线,正要往薛洋手机里插
魏无羡:……你们刚刚在吵啥
薛洋:比充电线头啊
emmmmmm
这怕不是俩傻子

吃午饭时
蓝曦臣/晓星尘/聂明玦:人呢?不会又被薛洋/金光瑶带起走了吧?!
天台上
薛洋(把金光瑶饭盒里的蛋卷夹过来)
金光瑶毫无反应
薛洋(把金光瑶饭盒里的章鱼火腿夹过来)
金光瑶继续吃着饭
薛洋(把金光瑶饭盒里的鸡腿夹过来)
金光瑶抬头
死亡微笑.jbg
薛洋(全放回去)

放学后
薛洋:我饿了
金光瑶:哦
薛洋:我要饿死了
金光瑶:我给你你最爱吃的大嘴巴子怎么样
薛洋:你都不爱我了
金光瑶:没爱过别乱说
薛洋(哀嚎)
金光瑶(把钱包扔过去):拿去拿去,吵死了
薛洋(顿时兴高采烈):我又感受到了你对我的爱
金光瑶(面无表情):呵呵,那可真是太好了
(晓星尘:阿洋,我…我也有钱,我也可以养你的
  蓝曦臣:我以后和三弟在一起后也要养他吗?我喜欢婚后夫妻的幸福生活,可我不想我儿子是个小流氓……/思考
  聂明玦:【默默计划着杀人毁尸】)

回家后
金光瑶(做饭)
薛洋(大声):床上好舒服啊!
金光瑶(做家务)
薛洋(大声):床上好舒服啊!
金光瑶(做作业)
薛洋(大声):床上好舒服啊!
金光瑶(忍无可忍)
照下薛洋躺床上的照片
朋友圈
金光瑶:无脑室友作死瘫痪了怎么办?
                照片.jbg
             性感老祖在线撩人:小流氓瘫痪了?哪位好人做的好事啊
             清风明月:阿洋不怕!以后我养你!
             专业读弟机:三弟要不要搬来和我住
              赤峰尊:照顾他麻烦,和我住

薛洋:………我不是我没有







除了吃午饭那个其他都是我和朋友的逗比经历
天知道,我们都干了些什么傻逼事








    








论中暑后的好处(恶友主场)

我觉得我沉迷于恶友无法自拔
最后一篇存稿,字数不是很多
这段时间更文速度把自己都惊了
OOC
下一次该更all叶了




蓝曦臣很委屈,蓝曦臣想哭
聂明玦很愤怒,聂明玦脸黑了
因为薛洋中暑了,金光瑶去了他家照顾他
又被那小混蛋截胡了!
最近薛洋喜欢上了高二的学长晓星尘,一直跟他后面转悠着
穿风衣带着个墨镜,路人看了差点报警
大夏天的,天气预报都发高温预警了,薛洋穿那么多还跟了别人一上午,终于华丽丽的中暑了
此时此刻,薛洋正在家里躺着享受着能让蓝曦臣他们羡慕死的待遇
"你是初中的小女生吗?"金光瑶一边说着一边往薛洋额头敷上凉毛巾"用这么低劣的手段追人?别人没当你变态已经很好了"
冰冰凉凉的
薛洋迷迷糊糊的想到,舒服地快睡着了
"喂,别睡"金光瑶拍拍他的脸"起来把药吃了"
"我睡醒了吃"薛洋懒洋洋的说
金光瑶思考了一会儿
然后他硬生生地掰开薛洋的嘴把藿香正气水灌进去
"咳咳咳!"薛洋条件反射立马坐起来,可还是被呛了几下
"卧槽,小矮子你谋杀啊!"
金光瑶翻白眼"真呛死了就好了,吃我的住我的,养不起"
"咱俩谁跟谁啊"薛洋嬉皮笑脸地拍拍金光瑶的肩
"去你的"金光瑶打下他的手"睡你的觉去吧"
适宜的空调温度,盖好的空调被,还有从厨房里传来的香味让薛洋沉沉的睡了过去
"醒醒"金光瑶推了推薛洋"吃饭了
薛洋一脸没睡醒,下床找鞋
金光瑶从柜子里又拿出一双新的拖鞋
"你到底是怎么把鞋弄消失的,我敢说要是做次大扫除绝对能找出一大堆来"
"这是我的天赋技能,你羡慕也没用"
"谁稀罕你那技能,过来吃饭"
薛洋走到餐桌前,看到金光瑶在他面前放了一大碗绿豆汤,再看看桌子上的菜,一片绿
薛洋觉得他脸的颜色一定和菜一样
"瑶瑶~我想撸串~"薛洋撒娇道
要是普通人绝对就瞬间服软了可是金光瑶是谁啊,他可是从小看着(?)薛洋长大的
可以说薛洋就是他人生中照顾的第一个孩子(???)
"喝"
薛洋只好绿着一张脸捏着鼻子咕噜咕噜把汤喝了下去
看着还挺听话,可惜没过几秒就要作妖
"好难吃……吃不下去了…"薛洋一边吃一边说着"我想吃肉啊"
"没有"
"残忍!"
"给你吃就不错了,还抱怨"
金光瑶没动碗筷看着薛洋吃
(像妈妈一样,真暖
   金光瑶:……你皮又痒了对吗?好久不见恨生想它了?我带你见见它(^_^)
不了谢谢)
"你干嘛不吃"
"我一会儿和大哥他们撸串"
"……不公平!"薛洋一听扔碗筷
"谁叫你中暑了呢,得吃清淡的"
"我好了!"
金光瑶一手撑着脸摇摇头说"总是这样逞强会吃大亏的啊"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特别像一位老父亲充满慈爱地看着自己无理取闹的孩子
薛洋沉默了一会儿
(ノ=Д=)ノ┻━┻  去你妹的!
最后薛洋打滚卖萌撒娇撒泼都用上了金光瑶还是狠心拒绝了带他撸串的请求
(薛洋:我生气了,我要离家出走!
金光瑶:孩子大了总会叛逆的,这个时候……打打一顿然后扣了他的生活费就好了
一顿揍之后
金光瑶:还走吗?
薛洋:不…不走了
看多管用)
在薛洋生闷气的时候
金光瑶无情的关上了门
只留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待会你就不会想走了,还会赶我出去"
过了一会
"叮咚"门铃欢快地响了起来
"来了"
薛洋跑去开门
"小……小星星?!"
门外是微红着一张脸拎着水果篮的晓星尘
顶着一头乱发,穿着脏衣服的薛洋惊了
"那个…我来看看你……可以进去吗?"
"哦哦"薛洋还没回过神来呆头呆脑的回答道
完全忘了家里刚刚自己闹脾气后如同龙卷风过境一般的惨样


正在撸串的金光瑶
【叮,您有一条新信息】
薛洋:【小矮子你都不提前说一声!】
看到信息后的金光瑶笑笑
金光瑶:【我说了啊,待会你就不想走了】
收起手机,抬头
"大哥,二哥,你们那什么表情"
"三弟,我们……"蓝曦臣欲言又止
"好久没做了"聂明玦好心把话说完
感到了危机的金光瑶瑟瑟发抖
金光瑶:混蛋!明明昨天才做过了!












论兰陵双花的闺蜜情(恶友友情向)

我觉得我真的把握不好了
总感觉恶友间有暧昧
所以……他们这是纯正的友情!友情!
要相信小幺我
文笔渣,OOC
还有我想不出来题目了
死亡.jbg


今天我们来谈谈闺蜜一定要一起做的6件事
担任今天的主角的还是我们大家喜爱的兰陵双花,恶友组
掌声欢迎薛洋,金光瑶!
(啪啪啪)
(天知道请他们俩又花了多少钱)
金光瑶:谢谢大家
薛洋:……为什么我们要做闺蜜的的事,我们不是恶友吗,唔……
金光瑶迅速捂住薛洋的嘴小声道:收了钱的
薛洋(坐端):好的,今天就让我和小矮子一起来为大家演示一下吧

1、一起去旅行
薛洋:这里是哪里?
金光瑶:不是说去海边吗?
薛洋:那你需要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面前是一座座山,说好你找路的
金光瑶:……反正都是旅行爬山也不错嘛
薛洋(挑眉):你昨天晚上声音大地外面狗都听得见,你确定你今天还爬的动?
(江澄:不要带坏我的狗!)
金光瑶(面无表情):说的像你昨天晚上叫声不大似的,今天门外的小侍看都不敢看你一眼
(瑶瑶你这句话有考虑到自己吗?)
薛洋(开始杠):呵呵,我至少不像你,艳福不浅啊,双龙爽不爽吗?
(晓星尘:阿洋你…………还不够爽吗?←_←这怕是个假道长哦)
金光瑶(怕你啊):我看你也不错嘛,晓道长看起来能力也不差啊
(蓝曦臣:三弟这是嫌弃我能力不够吗
聂明玦:今天晚上等着我)
小幺:求你们别说了,这节目因为涉黄而被禁的
薛洋/金光瑶:哼!
旅行……旅个屁差点被禁,主角都被拖去干了你们看麻啊看,散了散了

第二天
小幺:大家好,今天我们的节目继续!
2、一起吃一顿大餐
金光瑶(差点被日死):……成美快吃
薛洋(双腿打颤):不不不,小矮子你先吃
金光瑶:我吃了后几天就要不断地在看大夫和床上度过了(你试试被艹一晚上还大鱼大肉的)
薛洋:……我不想看大夫
金光瑶(暴脾气):叫你吃就吃
薛洋(执着):我要尊老,小矮子你先吃
金光瑶:……你刚刚说谁老
薛洋(眼神飘忽):刚刚有人说话吗
小幺(横叉一脚):你们俩,不管谁给我吃!不然要付违约金的
金光瑶(灵光一闪):成美
薛洋(转过头去):啊?

一盘子菜就这样被浪费了
头顶上挂满了菜叶的薛洋:……金光瑶我艹你大爷的!
金光瑶(眼神暗示):来啊来啊
薛洋(收到暗示)
好好的一桌子菜就被活生生地被浪费了
金光瑶(^_^) :食物大战也是朋友间的一种玩乐的游戏
薛洋:jbok
(这可是农民伯伯辛苦种出来的,好孩子不要学哦)
吃大餐……农民伯伯没控诉你们浪费劳动成果就算幸运的了,你们对得起那个吃字吗?

3、一起疯狂一把
薛洋:这个好办
于是薛洋和金光瑶联合起来
将晓星尘灌醉
没想到啊~道长醉后竟然是个小流氓
把路过的女孩子当成了薛洋调戏
情话说的一套一套的
(薛洋知道后去金光瑶家住了一星期)
并且灌醉了蓝曦臣后将他琴换成扫把
于是蓝家几乎每一个人都能看见蓝曦臣拿着把扫把边作弹琴作边疯狂摇头
简直丧心病狂(干得漂亮)
薛洋(苦恼):聂明玦该怎么办呢?要不也灌醉?
金光瑶:他你灌得醉吗?
薛洋:不如……嘿嘿嘿
金光瑶:你是说……
两人身后仿佛长出了恶魔尾巴
那一天聂仪桑开始怀疑世界
他看见他大哥穿穿穿着……女装!
还是粉嫩嫩的那种
天啦噜!
我一定是还没睡醒,这太可怕了!
老实说这件衣服穿在女孩子身上一定会很可爱
可是,穿它的却是……
聂明玦黑成锅底的脸和衣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话说到底是怎么让聂大穿上这件衣服的
   金光瑶:佛曰不可说)
疯狂的事……嗯太疯狂了……太作死了

4、一起睡觉
这个就太多了,但是我们今天的床是不一样的
当当当!双层床!想知道哪儿不一样?
来看看吧!
(1)薛洋:上铺的我饿了
金光瑶:(扔下一包薯片)
薛洋:不够
金光瑶:(扔下一袋面包)
薛洋:还是不够
金光瑶:(扔下一箱零食连带箱子)
下铺传来一声巨大的"咚!"
世界都清净了
(2)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金光瑶:你为什么不带钥匙!
敲门声持续
金光瑶:呵呵,我都上床了,你为什么自己不带钥匙!
敲门声停了一会儿有开始响
金光瑶:你知道下来有多困难吗?!
"三弟"
一个温润如水的声音传来
金光瑶'二哥?'
下床打开门
金光瑶:大哥?二哥?你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聂明玦:薛洋去晓星尘那里了
(也就是说……好的我们拉灯)
(3)半夜
薛洋(小声):让我们来看看瑶瑶睡没……小矮子~
金光瑶:不许叫我小矮子!还有把嘴给我闭上!
薛洋(委屈巴巴):凶死了……
(以上素材来自抖音)

5、一起谈烦心事
薛洋:我腰好痛
金光瑶:我也是
薛洋:道长说话不算话
金光瑶:大哥二哥说话不算话
薛洋:我觉得我差点死了
金光瑶:我觉得我已经死了
薛洋:有的人活着可他已经死了
金光瑶:有的人死了可他还活着
(好了好了,知道你俩不容易送你们菊花灵要吗?)
薛洋/金光瑶:滚!
谈心事,真是烦心事啊,虽然感觉被喂了一把狗粮

6、见过彼此最狼狈的样子
薛洋听到这句话后就笑了
"瑶瑶他什么样子我没见过"
(不,有一种你绝对没见过)
金光瑶也笑着说"当时你都成那样了半死不活的,还不是我把你捡回来的"
薛洋"你能好到哪儿去,你不是立马下来陪我了吗?还搞得那么惨"
"你手都被蓝忘机斩下来了,要不是我让苏涉带你回来,你连葬的地方都没有"
"说到葬,你还不是被掐死后和聂明玦一起被封印到棺内,即被蓝忘机砍了左手,还被蓝曦臣一剑穿胸"
(三人听到这对话时狠狠抖了抖,连个声都不敢出
没看到老婆和朋友谈黑历史吗,这个时候插话会死的很惨的)
"薛成美你可以省省了,我照顾你这么多年,说不定你还应该叫我声阿爸呢"
"小矮子按你这么说那我是不是应该管蓝曦臣聂明玦他们叫妈啊"
(蓝曦臣/聂明玦:千万别,我承受不住
   晓星尘:……岳父?岳母?)
看着两人打打闹闹的身影,三人都松了一口气,不管过去怎样……幸好,现在我们都在
"成美酱!"
"小矮子!"

恶友什么的,即会给你惹麻烦,又会每天挖坑等你跳
但是,他们往往会在你最孤独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你的生命中,给你带来一段或快乐或舒适的时光
他见过你最狼狈的样子,也晓通你的心
所以我说啊,恶友真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了
(三小攻:世界上最大的电灯泡没有之一!)























论兰陵双花的塑料友情(恶友友情向)

一如既往的有毒
巨OOC
请做好心理准备

你知道恶友这种东西吗?
他就像芥末味的蛋糕,看起来甜蜜实则有毒
和你的日常的互动和交流让你不禁想'我是上辈子欠了这货的吗'
结交了一个恶友比结交了一群敌人还让你脑阔疼,古话说过不怕虎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而他刚刚好是这名让你又爱又恨的猪队友
打吧又打不过,说吧他死猪不怕开水烫,断了吧……想都不要想
还能怎么办?就问你还能怎么办?

今天小幺就带领大家来看看传说的恶友
鼓掌欢迎我们的兰陵双花
啪啪啪!
金光瑶(^_^) /薛洋:给你三秒钟把称呼收回去(降灾,恨生对准)
小幺:大佬对不起!(鞠躬)
小幺:咳咳,首先让我们来采访一下双花呸,恶友之一金光瑶先生!
(啪啪啪!)
小幺:请问金光瑶先生,您对您的恶友薛洋同志有何见解呢?
金光瑶(笑眯眯):让人恨不得打死以后再从坟里扒拉出来鞭尸的小混账
小幺:看看,这评价,一看就知道是真.恶友不解释,请问金光瑶先生愿意分享一下您的经历吗?
金光瑶(莫名让人感到阴风阵阵的笑容):当然
那是一天傍晚
刚下过雨,空气中有点潮湿
薛洋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
"瑶瑶"
"嗯?"正处理着宗务的金光瑶抬起头来
"我好无聊"
"找你家道长去"
"我就是为了躲他才跑回来的"薛洋扭来扭去不断变换想找一个舒服点的姿势
金光瑶看着眼前的人,头发有些乱,衣服已经被蹭得散乱开来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锁骨,精致又带有稚气的脸上总是坏坏的笑容,露出两颗小虎牙可爱极了
'怪不得跑回来'金光瑶脸上微笑心里mmp'这副样子上街绝对会被当成卖淫的,不被你家晓星尘艹死才怪'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金光瑶)
"瑶瑶"
"干什么,说"
"我无聊"
"出去玩泥巴"金光瑶随口一说
"哦"
没想到薛洋还真的去了,金光瑶有点诧异,不过还是处理宗务要紧,前几天那两个混蛋来找人害得……
金光瑶看着桌子上小山般的宗务,摇摇头叹气
没过多久,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回首,掏,鬼刀一开,走位走位~"
手中的卷宗突然被人给夺走,只见薛洋拿着卷宗就要跑,到门坎时
"妈呀"
"砰"
这一跤摔得可真疼,还是脸着地,没毁容吧
"哎哟"薛洋从地上坐起来揉了揉额头
金光瑶走到他身边伸出手
薛洋刚要搭上去,结果金光瑶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拉到身前
"瑶……瑶瑶啊……"薛洋声音有点颤抖
他可以看到金光瑶背后实质的阴影了
哦豁,叫你皮
金光瑶抓着他衣领先往左转
薛洋刚刚手中的卷宗已经在他摔倒的时候飞了出去,正好插在了花坛的泥中
再往右转
薛洋刚刚跑的时候不小心绊倒的桌子,卷宗散地到处都是,打翻的墨汁落到一堆卷宗中把原本雪白的宣纸染成黑色
因为薛洋刚刚出去玩泥巴了(?!)进来跑的时候……呃……看这到处都是泥巴印的房间就知道了
"我改了一整天的卷宗"金光瑶微笑着说"我的房间"
不,你别这样,我害怕
薛洋咽了咽口水"我现在回道长那儿还来得及吗"
"你说呢(^_^) "
那一天薛洋第一次感受到了地狱

小幺:真是悲惨的经历啊,洋洋你怎么看
薛洋:…………可以别老是问我这样的问题吗,我不想回忆
小幺:唉,现在想起来瑶瑶真是含辛茹苦地把洋洋拉扯这么大啊
金光瑶:是的,很不容易
薛洋:???你们是一群沙雕哦
小幺:那我们接下来来采访一下双花另一位薛洋先生
薛洋:有福利吗?
小幺:我你要吗?
薛洋(惊恐):你们和我什么仇什么怨拿一个这样的东西送我
小幺(▼皿▼#):信不信我分分钟粉转黑
薛洋:你都已经粉似黑了,我还怕你粉转黑
小幺:……这个数,不能再多了(手比了个5)
薛洋(眼睛发光):成交!
你们这样当面做py交易真的好吗?学学别人瑶瑶
金.出场一次价格高的你无法想象.光瑶表示:呵呵(^_^)
薛洋:听不听,不听我走了
小幺:听!

那是一天
薛洋和金光瑶因为某些事在外奔波
晚上薛洋死皮赖脸地要和金光瑶住同一件房间
"你有房间自己睡去"金光瑶道
薛洋笑嘻嘻的在金光瑶的床上打了个滚"瑶瑶我们来开睡衣晚会嘛~"
两个人开个屁啊
薛洋对着金光瑶抛了个媚眼"来嘛~瑶瑶~"
金光瑶嫌弃地看了他一眼,突然僵住了
"怎么了"薛洋察觉到了金光瑶的不对劲
"成,成美…你背后"
到底是什么把堂堂敛芳尊吓到连话都说不直了
薛洋警觉的转身
好吧,小矮子的确该害怕
墙上(床靠墙嘛)爬着一只又大又黑油光水滑的……小强
"瑶…瑶"薛洋回头正打算寻求帮助
一阵冷风吹过背后早已空空如也
薛洋只好继续扭过头去和小强大眼对小眼
(不看着它的行动路线一会儿爬身上来了怎么办)
结果……小强飞走了…飞走了!!!
你知道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是什么吗?
就是当你在房间时……
房间里有一只看不见还会飞的小强!ps:超级肥的那种
第二天清早,薛洋才敢下床来
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废话整夜整夜的不敢合眼啊)气冲冲地去找金光瑶
刚踹开隔壁房门,一阵冷风吹过,房间里空空如也
(傻眼了吧,啊哈哈哈哈哈哈)
路过的小二好心的跟傻愣愣的站在门口的薛洋说了一句"这里的客人昨天晚上就退房走了"
MD
薛洋正准备去金家找人,可惜将要跨出客栈的那一刻
客栈老板庞壮的身体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位客人你的钱还没付呢"
薛.跟金光瑶混吃混喝混住混穿.洋表示:付钱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们仍未知道那一天薛洋到底是怎么出的客栈

小幺:难道不是靠暴力吗
薛洋:我是那样的人吗
(全场注视)
薛洋(理不直气也壮):当然不是
金光瑶:不要试图跟他比脸这种东西,他没有
薛洋:小矮子怎么说话呢
金光瑶:不要叫我小矮子,成美
薛洋:不要叫我成美,小矮子
(这是要打起来的节奏,打!打!←_←看热闹不嫌事大)
金光瑶:刚才回忆了某些事让我非常的不爽…
薛洋:像我很好一样…
小幺:一个不断作死无极限挑战人的下限,一个坑人于无形之中关键时刻靠不住,啧啧啧,挺配
薛洋/金光瑶:(^_^#)
小幺:当然这也不能说我们的双花不行,恰恰相反他们心胸宽阔、乐于助人 机智灵便、通晓古今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思想成熟、精明能干、为人诚实、个性稳重、具高度责任感、反应快、有进取心…………两位大佬把剑放下好吗



















论兰陵双花的友情(恶友友情向……可能?)

提示:本文巨OOC
老父亲瑶瑶,熊孩子洋洋
真的OOC
如果能接受的话
别怪我没提醒你
这文真的有毒
















你知道gay蜜这种东西吗?
他们是小受的靠山小攻的仇人
就和女友的男闺蜜一样让人恨得牙痒痒,不禁想到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生物的存在
当然其中也有受受成双的好gay蜜
例如典型的一对  兰陵双花
今天小幺就带领大家探访一下双花的小攻们对自己小受的好盆友~的看法
小幺:您好!道长,可以采访您一下吗?
晓星尘(面带微笑):当然可以,这位姑娘想问点什么呢?
小幺(莫名激动):您对您的爱人薛洋的好友金光瑶先生有什么看法呢?
晓星尘(微笑扭曲了一下):金光瑶是一位很好的家主也是一位值得交的好友……如果没有某些事的话我很愿意深交……
小幺:看来晓星尘先生已经经历过gay蜜的危害了啊,让我们来看看晓先生的回忆,大屏幕!
那是平凡的一天
"小星星~"义庄内传来一阵撒娇声"你把糖还给我嘛~"
"阿洋"晓星尘无奈道"大夫说你这段时间不能再多吃糖了,再吃就长蛀牙了而且对身体危害很大的"
那是前一天薛洋和晓星尘上街时
一个路过的大夫看见了薛洋这把糖当饭吃架势
凭着一颗充满着医德的正义心
上去和晓星尘说了两句
薛洋没怎么在意但晓星尘被惊道了
为了避免薛洋出现那老大夫说的情况,第二天薛洋的糖就被限制了
面前的薛洋撒娇卖萌打滚无所不用其极之后,惊奇的发现晓星尘这次竟然没有动摇!
'完了,小星星一定是不爱我了'薛洋绝望地想'道长不爱,没有糖吃,这日子是过不下去了'
薛洋眼睛一转,突然乐呵呵地笑起来"那就听道长的,不吃了"
晓星尘:今天这么听话?事反定有妖
于是我们的道长在薛洋出门后就悄悄的尾随了上去
(我没有崩,没有没有没有)
跟到热闹的集市上后,因为人潮的拥挤晓星尘不小心跟丢了
直到三个时辰后
夜晚,人群渐渐散去,晓星尘才在一家糖铺前发现薛洋的身影
他左右手各拎着糖和糕点,嘴里还含着颗饴糖
身边的金光瑶正一边和他说着什么一边给钱
晓星尘上前去刚好听见薛洋说了一句"……瑶瑶你最好了"
????!!!!
这是要绿的节奏吗?!
我已经不在是你心中排行第一的小星星了吗?!
金光瑶无情道"谁给你糖谁就是最好的吧"
"小矮子你很懂嘛"
正当两人打着哈哈的时候
薛洋感觉背后一凉迅速转身
看清来人后
'啊,真的凉了'绝望jpg.
"金宗主怎么有空来了?"晓星尘微笑(没空处理宗事有空和我媳妇(重音)单独逛街?)
金光瑶不甘示弱"我来看看成美"(毕竟我也是看着成美长大?的,作为娘家人来看看也是正常的)
无视了薛洋背景声"不许叫我成美!"
两人对视那是个刀光剑影啊
"阿洋跟我回家"晓星尘率性开口
薛洋感觉大事不妙,回到家那还不待被xxoo啊……
于是情急之下他脑子一热智商一倒退作出了个错误的决定
"我……我今天回小矮子那儿住……"看着晓星尘的眼神薛洋声音越来越小
金光瑶倒是笑得很和蔼?(看吧,我的崽就算嫁过去了还是我的崽(???))
看着薛洋和金光瑶"相亲相爱"离去的样子晓星尘觉得他此时就像被丈夫抛弃的原配
忽然脸上传来柔软的触感
薛洋亲了一下晓星尘的脸"道长是我最爱的所以不能放在好人栏里"
说罢他笑嘻嘻地挥了挥手
"小星星明天见咯"
晓星尘(^_^果然我媳妇终究是我媳妇)
至于那天之后薛洋一个星期没下床的事我们在这里就暂且不提

小幺:这真是份悲伤之中又夹杂着狗粮的回忆,让我们来看看另一方怎么说
薛洋:…………我不想回忆
小幺:好嘞,那么接下来让我们来采访采访金光瑶这边的小攻们
小幺:聂大您好,蓝家主您好
聂明玦:嗯/蓝曦臣:你好 ^_^
小幺:根据之前道长的回忆,你们对于金光瑶的好友薛洋又有何看法呢?
聂明玦:小混蛋!
蓝曦臣:……很……难缠…
小幺:看来这两位也是有故事的男同学呢,接下来放大屏幕

又是平凡的一天
蓝曦臣好不容易处理完事空出几天假期,本来高高兴兴的想去找老婆度过甜甜蜜蜜的一天的
结果到了门口却看见薛洋缠着金光瑶去逛集市(糖又被道长禁了,急需一个付钱的人)
旁边坐着黑着一张脸的聂明玦,一看就是约人没约到的
眼看薛洋就要拉着自家老婆走了,蓝曦臣急忙上前叫道"三弟"
金光瑶回头"是二哥啊,有什么事吗?"
"今天……"蓝曦臣委婉地表示
"抱歉二哥,今天不行"金光瑶看看薛洋又看看蓝曦臣,最终还是决定选择自己的小伙伴
(毕竟每次和那两个混账约到最后总会约到床上去)
蓝曦臣如遭雷劈
聂明玦上前拍拍肩"看他手势"
只见薛洋在金光瑶没注意的地方悄悄朝着两人比了个三
"三包糖?"蓝曦臣疑问
"你太小看他了"聂明玦摇摇头
"三十?三百?"
看着对面两人一个不动如山一个没弄懂薛洋准备放大招,拉起金光瑶就走
蓝曦臣一咬牙比了个OK
不管是什么他一蓝家家主总不可能出不起吧
聂明玦看了蓝曦臣一眼,眼中情绪复杂
还是太年轻
最终蓝曦臣和金光瑶度过了快快乐乐的一天(蓝曦臣单方面  金光瑶:这崽白养了)
第二天蓝曦臣带着满足的笑容帮金光瑶揉腰的时候
薛洋大包小包的闯了进来,然后自来熟的打起了地铺
"薛道友这是?"蓝曦臣不解地问身旁见怪不怪的金光瑶
"打地铺,瞎了吗"被折腾一夜的金光瑶自然对他没什么好脸色
"打,打地铺"蓝曦臣的笑容微微僵硬"为什么非要在你房间?"
"他以前被捡回来的时候跟我睡一个房间睡习惯了"
(好gay蜜睡一起是当然的啦,都是受,纯洁纯洁)
薛洋带着坏坏的笑道"接下来三天就多多指教了"
三天?!
说着他坐了下来,一瞬间他的脸色扭曲了一下
昨天晚上道长太狠了
蓝曦臣从没如此悔恨,早知如此还不如就昨天放了他,接下来三天都是我的!
太天真了,就算你昨天放了他他也会住下的,毕竟这里可是别人娘家……
接下来三天蓝曦臣过着能看不能吃,还要时时刻刻忍受他们之间"亲密互动"的日子
他终于明白了聂明玦最后看他那一眼的含义
不听前辈劝吃亏在眼前
聂大可是过来人
(也就是说也吃过亏对吗)

小幺:看来大家都是同病相怜啊,最后大家对自家好友的好朋友~有什么想说的吗
晓星尘:请你
蓝曦臣:离我亲爱的
聂明玦:远一点!
薛洋:……走,小矮子我们买糖去
金光瑶(老老实实被拉着):不要叫我小矮子,成美
…………啊,反正又不会搞到床上去你们就睁只眼闭只眼吧
薛洋:睡过哦~同一张床
毕竟那个时候……剩下的也只有彼此了
…………………………………………………………………
等等!你们冷静一下,把剑放下!
杀人啦!快逃命啦!